05← 2017-06 →07
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

七曲「來路不明的偷襲者」

夜十一時,白玉樓。

由於這天的月亮正逢滿月時刻,因此即使白玉樓的燈火全部熄掉了之後,月光照射院子的亮度依然也是清晰可見,只是看不出一堆盛開的櫻花樹長得是什麼顏色而已。

晚餐時間之後,大家也開始慢慢地跟著入睡了,其入夜之後的白玉樓,彷彿是進入了靜止狀態一樣,看起來是多麼地安靜祥和。

但是,在白玉樓的某處,似乎就不怎麼很安靜了。

在大門至側院間的一塊小空地上,出現了不知名的兩團人影,在以月光的照射之下,稍微可以看得見她們兩個人的模樣,一個是背上不知道是長什麼東西,看起來像翅膀的樣子(以下稱作少女A),另一個是則是綁兩串馬尾(以下稱作少女B),只是光從月光照射的亮度,看不出她們其長相就是了。

而且看她們兩個面對面的樣子,好像似乎是在談什麼東西。

「說吧,妳把我拉到這來…是想要做什麼?」少女A露出了極為不悅的表情。
「哼哼…我是想…想要妳跟我一起合作。」

「合作?妳是想要我跟妳一起做什麼?」

少女B此時什麼都沒說,慢慢地將手指指向白玉樓的方向。

「白玉樓…?這跟白玉樓有什麼關係嗎?」
「很簡單,只要妳負責阻擋她們,不要讓她們踏出白玉樓門口一步,成功的話到時我會給妳很優厚的報酬。」

「別開玩笑了。」少女A用著激動的語氣說:「要我去阻擋她們,這不可能啊!尤其妳說的那個人,更是傳說中的亡靈大小姐耶,要我飛蛾撲火,簡直辦不到!」

「是嗎,那妳不想見到妳的好朋友了嗎?」說著,少女B從口袋拿出了某人的相片,而且,從該相片破損的程度來看,似乎是存放了好幾十年之多。

「莉格魯!…妳…妳這是從哪拿來的?莫非妳把她綁架了…?」
「只要妳願意跟我合作,妳的朋友自然會回到妳身邊了,怎樣…?要,還是不要,若是說不要的話,那我也不保證妳的朋友會變成怎樣喔。」

「妳…!」少女A此時已經氣得咬牙切齒,恨不得想要把少女B痛打一頓。
「唉呀…難道妳是不是還想要跟我打啊…?沒用的,妳不管再跟我打多少次都沒用,論彈幕戰鬥,我的實力比妳還要強得多了,更何況看妳現在的模樣…我勸妳還是不要多做無謂的掙扎會比較好點。」

看到少女B的陰沉作風,少女A此時心理恨不得早知道就多找點人手,然後早點把她打倒,就可以把她的朋友莉格魯給救回來了,但是如今變成這樣,無論再怎麼想,一切都太遲了,面對少女B的威脅,少女A終究得要在兩者之間做出選擇。

「沒辦法,為了莉格魯…我答應跟妳合作。」
「這樣才乖嗎,只要妳肯做,到時成功了我自然就會給妳獎賞,對吧…小蜜?」

「我只希望能夠讓莉格魯平安回來就好了…還有…不要叫我小蜜…聽起來感覺好噁心…」
「唉呀,叫什麼都無所謂啦,那,一切就看妳的囉,掰掰。」

少女B話一說完,便帶著微笑的表情離開了白玉樓。

………

……



隔日午八時,白玉樓。

早上鳥叫聲還是跟以往一樣,不但聲音又清晰,而且還很悅耳,聽起來不會讓人感到不舒服,加上今天又是個晴空萬里的好日子,不過卻也是最容易賴床的「好日子」…

魔理沙似乎還在呼呼大睡,任人怎麼搖啊搖,仍然還是沉睡其中…

「魔理沙,魔理沙,該起來了…唔,趕快給我起來啊!」叫魔理沙起床的人正好就是她的好友愛莉絲。

「唔哦…唔哦…別跑…那個…呃…戀符……」
「唉…又開始說夢話了…真是的,一定是跟別人作彈幕戰鬥戰上癮了,所以才會說出這樣的夢話來吧。」

「喂─愛莉絲,她醒了了沒啊,早餐都已經好了喔。」
「啊,靈夢,妳來得正好,我都這樣死命的叫她,她仍然還是這樣。」

「別擔心,她本來平常就很愛貪睡,所以用普通方法叫他是沒用的。」
「那該怎麼做才好呢?」

「找個鋼管東西之類的敲醒她吧,我平常都是這樣叫她的。」
「唔…唔哦…香油錢?…唔哦…對不起…我沒錢…」

魔理沙說的夢話惹得靈夢臉上突然大爆青筋。

「好啊,叫不起來是吧,那我用點特別的方法來叫妳起來…」


【靈符‧夢想封印 散!】


「哇啊啊啊啊啊啊啊!!」

幾分鐘之後,被靈符洗禮的魔理沙,全身幾近都成焦黑的狀態,就連頭髮也是,而且還變成了不折不扣的爆炸頭。

「好了啦,魔理沙,別氣了啦,誰叫她只要提到香油錢的事情,就會特別敏感…」

「哼!」魔理沙不悅地說。「就算這樣,也不要刻意用這樣方式來叫醒我吧?這樣不死也有半條命了知不知道?」

「誰叫妳每次都不起來,更何況妳再這樣貪睡下去,妳會變成豬啦妳。」

「妳說什麼?既然這樣,就來跟我打啊,妳敢不敢?」
「妳要打的話我也沒辦法,反正我也很久沒有活動筋骨了,我隨時都奉陪到底。」

「好了啦,」愛莉絲趕忙拉住魔理沙的袖口。「我知道妳正在氣頭上,不過這也沒辦法,為了妳,我們大家必須要很早起來,而且是越早能找到答案越好,所以說…不要再氣了,趕快去吃早餐吧。」

「嘟。」魔理沙不高興地嘟著嘴。

等到魔理沙換好衣服,大家開始吃著早飯的時候,已經是快要午九時的時候了,然而,在早飯時間當中,氣氛竟然是如此地安靜,大概她們為了要急著趕路,所以趕著埋頭吃早飯的關係吧。

等到快要吃完早飯的時候,她們才發覺八雲一家已經鑽回她們自己的隙縫裡去了,難怪總覺得早上怎麼這麼少人,不過對靈夢來說,反正這也沒什麼,到時時機一到,說不定她們自然就會從隙縫中蹦出來了。

然後就是等待出發的時間了,在這之前香繪曾經向幽幽子和妖夢詢問說,要不要一起去幫助魔理沙找尋回復身體的方法,但後來她們想說因為想過既平淡又輕鬆的生活,所以表示沒什麼意願幫忙。

「香繪…還有各位…我就送妳們到這邊了…雖說妳們的事,說實在的我不能幫上什麼忙,不過至少頂多我也只能夠送妳們一程,」幽幽子鞠躬致敬。「總之真是不好意思。」

「哪裡哪裡,妳肯讓我們暫時在這裡過夜,我都還沒跟妳到道謝呢…總之,真是太謝謝妳們了。」香繪連忙不停地向幽幽子道謝。

「好了啦香繪,」靈夢拉著香繪的衣領。「妳到底要跟她道謝幾次才甘願啊,現在都已經這麼晚了,還是早點上路要緊。那幽幽子,妖夢,我們先走囉。」

然而就在這個時候。

「妳們給我等一下。」

正當她們準備要踏出白玉樓門口的時候,不知何時,那個人早已出現在白玉樓門口。

「請問妳…妳是誰啊,有什麼事情嗎?」香繪詢問道。
「妳們哪裡也別想去,奉某人的命令,妳們必須…必須要留在…這裡。」

「欸,妳這是在說什麼啊,」魔理沙看不下去。「我們等會還要趕路耶,妳是有什麼資格強迫我們留在這邊?」

「反正某人就是不准妳們去就對了…不然的話…」
「哦,意思是說我們來戰一場就對了?」魔理沙帶著挑釁的口氣說道。「而且聽妳說話的口氣,好像是怕我們攻過來呢。怎樣?因為妳怕了,所以講話才會支支吾吾的吧?」

「好了啦,」愛莉絲把魔理沙推到一旁,然後對著那個人說:「我不知道妳來的目的究竟是什麼,不過我想問一下,妳到底是誰?」

「蜜絲蒂…」
「什麼?」愛莉絲似乎是有點聽不太清楚對方在說什麼。「呃,麻煩可以再講清楚一點嗎?」

「蜜絲蒂亞‧羅蕾蘭。」

「蜜絲蒂…?唔喔,原來妳就是那個夜雀首領啊…」在旁的幽幽子不禁冷笑了一下。
「怎麼了幽幽子?莫非妳知道她是誰嗎?」香繪問道。

「那當然,」幽幽子轉頭望著蜜絲蒂。「我若不知道的話,那我怎麼有資格吃夜雀肉呢?」

幽幽子表示,在永遠亭竹林外圍東邊一帶,有著夜雀一族出沒的一大片森林,被稱為「夜雀叢林」,那裏晚上經常都會有很多的夜雀出沒,但是夜雀這個種族向來性情兇猛,而且嗜肉食性,尤其最喜歡吃妖魔以及人類的肉(幽靈鬼怪除外),故沒有一個人或者是鬼怪敢從哪邊的森林經過,因為一旦經過那裡,若是沒有會擅長彈幕對戰的人陪伴的話,必定會被一大堆夜雀給吃了…

「喂,妳到底要不要走開啦?」魔理沙氣得破口大罵。

蜜絲蒂什麼都沒說,只是兩手一張,像是擺出別讓她們走的姿勢,只是從她的表情來看,不但似乎是沒什麼自信,而且還帶著有一絲絲的恐懼。

魔理沙看到她這種表情,則是繼續破口大罵,而且罵到幾乎什麼三字經都快要搬出來了,不僅如此,竟然連挑釁的話都用上了…

但不知道為什麼,蜜絲蒂聽到魔理沙的這番挑釁言語,不但沒有因此而憤怒,反而保持著跟剛才一樣的表情。

一旁的香繪則是仔細看著蜜絲蒂的臉。

「欸,愛莉絲。」香繪拍著愛莉絲的肩膀。
「什麼事?」

「妳看她的表情,是不是有哪裡怪怪的?」
「怪怪的?哪裡怪怪的?」

「妳都沒看到嗎…她臉上表情、表情…好像似乎有什麼事情藏在心裡面…」
「她臉上沒什麼怪怪的地方啊。」

「吼…愛莉絲,妳很遲鈍耶…總之妳只要看她的表情,就知道她心中想的是什麼意思了,妳看,一般人如果要刻意擋我們的路的話,向來表情不都是會很堅定嗎?所以說,如果這次換成她擋我們的路的時候,臉上應該是刻意表現出堅定的表情,而不是那種沒自信的表情。」

「聽妳這麼一說,剛才看她的臉的時候,的確是有些不一樣…」
「對吧?所以我們必須來試探她,看她是不是真的有心事在身。」

「那妳是不是有想到什麼好辦法呢?」
「是有一個辦法,雖然是最簡單也是最直接的方法,不過這樣也許可能會引發彈幕戰鬥…」

「怎麼會…那…那個到底是什麼辦法?」
「妳等著看就知道了。」

香繪於是走向魔理沙那邊,拍一下她的肩膀,接著不一會兒她靠近魔理沙的耳朵,小聲地對她說了好幾句,然後就走回來了。

這時魔理沙聽到了這幾句話之後,頓時露出了冷笑的表情。

「欸,妳到底是怎樣跟她講的啊?剛才怎麼看她的表情有點不太尋常…」
「我不是說了嗎,只要妳等著看,就會知道了。」

說完,香繪突然對著魔理沙大喊:「魔理沙,知道剛才我說的那些話吧?記得,一定要惹她生氣喔,知不知道?」

「我知道的啦。」魔理沙豎起大拇指,露出了滿意的神情。

接下來從魔理沙剛才的動作來看,大概知道她自己要怎樣做了。

「喂─那邊的,那個妳叫蜜絲蒂吧?」
「是…是啊。」蜜絲蒂面對魔理沙突如其來的提問,讓她差點不知所措。

「而且聽說妳的種族是夜雀對吧?」
「那又怎樣?」

「是這樣的,那就是因為白玉樓那邊很欠夜雀肉…所以幽幽子才會拜託我們去尋找夜雀肉的來源,」魔理沙直接了當地說道。「而剛好妳就是夜雀一族的首領,既然妳都在這邊了,那…可不可以免費提供她一年的夜雀肉呀?」

「什麼…?」蜜絲蒂臉色大變。「那是不可能的!我們夜雀一族哪會獻給這個愛吃幽靈鬼,別開這種愚蠢的玩笑!」

「哈,」魔理沙又再度露出了冷笑。「喔…是嗎?既然如此,那我們只好抓妳獻給她,看妳要不要…?」

「那更是不可能的,妳們還是死心吧。」
「死心?喔呵呵,在我的字典裡,沒有『不可能』這三個字的。」

魔理沙說完,便一步一步地向蜜絲蒂逼近。

「妳…妳想做什麼?別、別忘了我可是會吃人喔。」
「會吃人又怎樣?這樣我就會怕妳嗎?別忘了妳現在有兩條路可以選擇,一是放我們走,二是免費提供一年的夜雀肉給幽幽子,看妳要哪一個?」

「別開玩笑了!」蜜絲蒂對於魔理沙的挑釁開始感到憤怒。「妳們是不是太久沒有嘗到被吃的滋味了?那好,既然如此,我就讓妳們的願望成真!」

說著,蜜絲蒂從手中撒出大量的綠色彈幕,而這一堆堆的圓形彈幕,差一點就打中魔理沙的腳趾。

「唔喔,」魔理沙及時向後閃避了好幾步。「想跟我鬥?還早個五百年呢。」

於是魔理沙騎上掃把,然後飛至白玉樓前院上空。

「魔理沙!」愛莉絲想要阻止魔理沙參與這場無謂的戰鬥,但是一切都太遲了。
「放心吧,」香繪拍著愛莉絲的肩膀。「她自己知道會怎樣做的。」

而蜜絲蒂隨後也飛上空中,看來這次的彈幕戰鬥,無論如何這應該是無法避免了。

大概蜜絲蒂本身怒氣還未消的關係,以致還沒等魔理沙完全就緒之前,她二話不說,馬上對著魔理沙撒出大量的綠色彈來。

不過面對大量的彈幕,魔理沙倒是閃得蠻輕鬆的,似乎看不出來帶有任何艱苦的表情。

「就只有這點程度而已嗎?」魔理沙嘲諷。「妳撒的彈幕比我的還要太疏了,讓妳看看我撒彈幕的方法!」

說完,魔理沙當場向蜜絲蒂撒出形狀呈現環狀的星型彈來,而且這一撒不僅撒得很用力,而且擴散密度也相當地密合,連擴散速度也是相當的快。

「嗚!」蜜絲蒂差點招架不住。「這是什麼彈幕啊…是我從來沒看過的…」
「怎麼樣?剛才我撒出的這些星型彈,這只不過是個小Case而已啦,其實呢,我要讓妳知道,什麼才是撒星型彈幕的真正奧義。」

說著,魔理沙又再度撒出大量的星型彈,只不過擴散形狀不是呈現環狀,而是呈現重疊的星星形狀,因為是呈現星星的形狀向外擴散,使得蜜絲蒂更是忙於閃躲,完全沒有給自己攻擊的機會。

「別以為小看我的彈幕對戰技術這樣就很得意了…」蜜絲蒂這時仍然還不斷地在閃躲迎面而來的星型彈。

由於以魔理沙本身的彈幕能量來說,撒出大量的星型彈約可維持在40秒左右,但由於本身身體變小的緣故,使得能夠持續撒出彈幕的時間也就越來越少。

終於,魔理沙用盡了星型彈的能量,而且從她的表情看起來,顯得有點吃力,會不會是力量有點用過頭的關係呢?

「撒完了啊…那…接下來就看我的厲害吧。」蜜絲蒂於是拿出暗紅色的咒卡。「就讓妳看看,我們夜雀一族不只是會吃人,而且還會放毒。」

「唔!」魔理沙大吃一驚,大概可能是之前還不知道夜雀本身就有放毒的習性吧。

「哼,」蜜絲蒂手上的咒卡開始閃閃發光。「雖然我一直很想克制自己不要跟妳們戰鬥,但是我實在是忍不住了…」

「接招吧!」此時她手上拿的咒卡變成了暗紅色的閃光,這也代表其咒卡裡隱藏的彈幕力量,隨即將之引爆。


【猛毒‧毒蛾的暗闇演舞】


在蜜絲蒂宣告完咒卡招式之後,其手中的咒卡不斷地發出像是紅色尖刺的彈來,正因為是咒卡,所以撒下去的範圍密度,遠比魔理沙還要密上三倍之多。

沒錯,那個就是夜雀一族作彈幕戰鬥時,時常會用到的最佳利器──毒蛾彈。

雖說這個咒卡系列對他們來說,還不是最強的咒卡,其真正最強的咒卡,說不定蜜絲蒂到後來也許有可能還會使出來。

「唔喔…這什麼彈幕啊…」

面對迎面而來的大量毒蛾彈,不只數量繁多,而且還密密麻麻,使得魔理沙更是忙於閃躲,甚至有時還會跟毒蛾彈擦身而過的情況。

「魔理沙,小心點!那個彈可是有毒的,一旦被打到,可是會致命的。」
「我知道啦。」

就像愛莉絲剛才說的,只要被毒蛾彈打中,哪說是中毒,說不定打到之後也許會有可能一擊斃命了,即使是體內抵抗力強的人,說不定中毒之後勉強頂多只能撐個十幾分鐘而已。

「真是有趣極了…」魔理沙不禁開始興奮了起來。「想不到我有生以來,可以跟這麼強的對手對戰…」

此時數不清的毒蛾彈仍然還持續不斷地撒向魔理沙。

「不過照這情況看來…得要等到她毒蛾彈用盡之後…才能使用我的拿手絕招了。」

在魔理沙發動拿手絕招之前,唯一只能做的就是,能盡量躲開無數毒蛾彈就盡量躲,但前提是絕對不能被打到,要是被打到的話,那一切什麼都完了,因此魔理沙也付出了比平常多兩倍的閃躲力量,雖說毒蛾彈流動速度不是很快,但畢竟還是要小心謹慎才是。

終於,在隨著時間流逝之下,咒卡的能量逐漸開始慢慢地減少,導致毒蛾彈的流動速度也開始跟著減慢,這對魔理沙來說,無異是個大好機會。

魔理沙抓緊掃把桿緣,趁著毒蛾彈流動速度減緩的時候,打算快速衝向蜜絲蒂旁邊,然後用她最得意的拿手絕招,一口氣將向蜜絲蒂擊破。

但很不巧的,蜜絲蒂似乎是知道魔理沙的企圖,於是她緊急把正在使用中的咒卡強迫中止,而且在她親手中止咒卡的能量之後,大量的毒蛾彈一瞬間就在空中消失掉了。

「竟然能夠輕易躲開我的毒蛾彈…真不簡單…」
「彼此彼此。」魔理沙順勢擺出了V字型的勝利手勢。

「妳能這麼得意,是因為妳的運氣好,但是,妳有辦法到我這邊來嗎…?」

話剛說完,蜜絲蒂再度朝魔理沙撒出大量的綠色彈來,不過這次是往四周邊圍撒,而且撒的密度更是比之前撒的還要密,話雖如此,但是魔理沙還是能夠輕易地躲開。

「有沒有辦法,不試試看的話怎麼能夠知道呢?」

魔理沙正試圖想辦法如何到蜜絲蒂旁邊,雖說用想的很容易,但是真正要做其實是很難,尤其以這樣的情況來說,要達成她自己的目的,恐怕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…

不知道為什麼,距離再度開始撒綠色彈算起還不到半分鐘的時間,蜜絲蒂就已經收手了,而且看她的樣子,似乎因為是過度使用咒卡能量的關係,讓她感覺到有些疲累感。

「怎麼,累了嗎?剛才使出那個什麼毒蛾彈讓妳筋疲力盡了是吧…」

魔理沙此時根本還沒察覺到,其實蜜絲蒂選擇在這時候收手,其實是為了保留體力而做的準備。

「誰說我累了…」
「呵,我看妳氣喘吁吁的樣子,就知道妳的能量已經所剩不多了,我猜得沒錯吧?」魔理沙還是不忘向蜜絲蒂挑釁一番。「要投降的話趁早投降吧,妳這個手下敗將。」

「嘻…嘻嘻嘻…」密絲蒂這時臉上露出了詭異的笑容。「誰說我會在這時候投降的?」
「妳…啊妳不是都把能量用盡了?為什麼還仍然堅持不投降呢?」

「哼,反正不戰到最後一刻,我都不會投降的…」密絲蒂展現出認真的神情。「為了我們夜雀一族的自尊。」

看到蜜絲蒂現在的表情,魔理沙不禁打個冷顫,因為她知道她自己不是在懼怕,而是感到非常興奮,大概因為許久沒有跟真正厲害的對手對戰過,所以才會感到很刺激,同時又是很過癮的那種感覺吧。

「接下來。」密絲蒂又再度拿出暗紅色的咒卡。「我看妳倒是還撐不撐得住?小小魔理沙。」

「沒在怕的啦,」魔理沙吼道:「而且,我不叫小小魔理沙,『小小』這兩個字可以去掉了吧,這樣聽起來感覺很雞皮疙瘩的耶。」

「誰叫看妳是一副小孩子樣,不過既然聽說妳變小了,那妳的體力也許會跟著變差,依我看,妳的體力或許會撐不到那個時候了。」

「誰說的,就算我身體真的變小了,體力也變差了,我還是不忘記天生彈幕戰鬥的本能啊!既然我到現在還能跟妳打,就表示我的體力還沒到一定的極限。」魔理沙說。

「喔是嗎…可是之前我聽誰說碰到某個東西,然後變小之後,只要做什麼激烈運動,就有可能動不動就昏倒嗎?既然如此,妳說不定有可能真的會昏倒也說不定喔。」

「會不會昏倒,就要看我身體的意志力,」魔理沙也再度擺出認真的神情。「只要我還沒倒下,誰勝誰敗還不一定會分出來呢。」

「呵呵,說得也對哪,」蜜絲蒂再度從手中拿起暗紅色的咒卡。「不過會不會分出勝負,就要看我這張咒卡的效力了。」同樣地,她手上的咒卡又發出了閃耀的光芒。

「我這張夜雀一族祖傳的最強咒卡,只要發出的光變成暗紅色的話,就是妳的死期了。」

過不了幾秒之後,咒卡接著開始發出暗紅色的光芒,而且也比之前的咒卡更為閃亮,果然不愧是最強咒卡,連魔理沙看到的時候,都不禁吞了一下口水,顯然可以感受到這張咒卡的可怕之處。

「若是有辦法接下我的招式的話,就來吧。」這時蜜絲蒂開始發動了她的最強咒卡。


【夜盲‧夜雀之歌】


之後,咒卡上不斷地撒出大大小小的彈來,不但有之前蜜絲蒂常常在撒的綠色彈,而且連針型彈幕也都出來了,而且發展的範圍不但特別廣,而且流動速度還特別快。

「嗚!」面對突如其來的繁雜彈幕,魔理沙差點招架不過來,雖然勉強閃了過去,但以這種情況而言,仍然還是處於極為不利的狀態。

蜜絲蒂心想,這個咒卡因為是祖傳下來的最強咒卡,威力雖然強,不過其持續時間比起其他咒卡來說,明顯是短了些,雖說是持續時間短,不過縱使如此,還是決心跟魔理沙拼到底,直到分出勝負為止。

但是論到這張最強咒卡,魔理沙可能還不知道,它咒卡裡本身還藏著一個令人恐懼的特殊能力。

「現在,我要發揮這個咒卡的特殊能力,」蜜絲蒂高舉雙手,身體開始發光了起來。「妳就好好的看清楚,什麼才是叫夜雀一族的真正力量。」

「那個是…」這時,在下面觀戰的愛莉絲突然對魔理沙狂吼:「魔理沙!千萬不要直視她的身體,她的身體若是瞬間發起強光來,妳會得到夜盲症的!」

「太遲了。」說時遲那時快,蜜絲蒂本身突然發起比太陽光還要亮的閃光來。

「嗚!」面對這種超級大閃光,亮到魔理沙的眼睛都睜不開了,不過等到在她睜開眼睛的時候,眼前不但是一片模糊,而且看的時候還是暗沉沉的…

「這是,這是怎麼了?我…我怎麼看不見了?」

面對眼前幾乎是一片模糊的窘況,魔理沙不禁開始驚慌了起來。

對於蜜絲蒂發出的強大閃光,不只是讓魔理沙得到了夜盲症,連在旁邊觀戰的眾人們也都得到了這種症狀,除了本身是幽靈屬性的幽幽子並未受到影響以外。

「我說,大家別慌,先聽我說。」愛莉絲試圖讓周邊的人冷靜下來。

周圍一群人皆依照愛莉絲的指示,都安靜了下來,於是愛莉絲詢問說:「那個,妳們的眼睛是不是還可以看得到?」

「看得到,只是視力超級嚴重模糊的。」
「聽妳這麼一說,我剛才發覺我好像可以看得到,」靈夢邊揉眼睛邊說:「只是跟香繪說的那樣,看的東西都已經糊掉了,我想可能跟那個閃光有關係吧。」

「當然有關係,」愛莉絲說:「妳們想想看,妳們現在還可以看得到,表示現在還是在白天的關係,若是她在晚上使用的話,搞不好我們一群人真的都得到夜盲症了。」

「這麼說也對…」眾人議論紛紛著。

「不曉得是不是該慶幸,多虧了某個人,要不然天沒天亮就出去的話,那時候恐怕我們都死定了。」靈夢指著魔理沙說。

「是呀…原本我們是打算早上六點多吃完飯,然後再出去的…」香繪望著藍天。「那時天還沒亮,等到愛莉絲去叫她起來的時候,太陽就已經跑出來了。」

但是隨後轉頭看到魔理沙目前的狀況,香繪才想到:「那魔理沙怎麼辦?她這樣被夜雀的閃光這樣一閃,是要叫她怎樣閃彈啊?」

「放心好了。」愛莉絲拍著香繪的肩膀:「她那樣還是可以看得見的。」

「但她眼睛不是看不清楚?」
「妳先別急,等一下待會妳就知道了。」

之後愛莉絲對著魔理沙大喊:「喂─魔理沙─」
「什麼?」

「先不要驚慌,等會那隻夜雀打過來的時候,記得要靠感覺。」
「靠感覺?要怎麼靠啊?」

「用心去感覺彈幕的動向,動向。」

聽到愛莉絲說的這番話,魔理沙似乎有點不太了解這番話裡的其中用意。

看到魔理沙一副很困惑的表情,香繪對愛莉斯提出了疑問:「欸,愛莉絲,妳說的話他真的會懂嗎?」

「我說的話她自然會了解的,我保證。」
「只是但願她能夠了解…」

總之,現在的戰鬥,仍然還尚未結束,魔理沙因為中了夜雀之歌的特殊能力,得了暫時性的夜盲症,視力嚴重模糊,連看對方的彈幕流向都有些吃力,因此就現在的情況來講,魔理沙現在可說是處於劣勢了。

「用心去感覺彈幕的動向…」此時魔理沙正在思索著愛莉絲這番話的含意。「我應該要怎麼做才能做到憑感覺來閃彈呢?」

想著想著,忽然有顆綠色的彈幕快速擦過魔理沙的袖口,那一瞬間擦過去之後,不但袖口破了個很大的洞,並且還聞得到燒焦味。

面對這種狀況,魔理沙差點驚訝到說不出話來。

「看來看不見彈幕,對妳來說實在是很困擾是吧…?」蜜絲蒂不知道魔理沙其實只是得到了暫時性的夜盲症。

「喂!別在我想事情的時候故意撒彈過來啦!這樣很危險耶!」
「我管妳是不是在想事情,反正即使妳自稱是普通的偉大魔法使,魔法再怎麼厲害,一旦眼睛看不見的時候,到最後結果也只是敗在我手下而已。」

「可惡…」處於劣勢的魔理沙實在是又氣又恨,早知如此,在跟她對戰之前,就先該去調查一下夜雀一族的真正身世就好了。

「既然妳已經有領死的準備了…那我也要再度發動我的咒卡力量了!」蜜絲蒂手上的咒卡再度發出了暗紅色的光芒,打算想要把咒卡裡的力量一次使出來。

「咒卡再發動,死吧─!【夜盲‧夜雀之歌】。」

大大小小的圓型和針型彈一次從咒卡裡發出來,而且使出的彈幕比之前的更為濃厚,看來蜜絲蒂似乎是想要讓魔理沙置於死地。

就在那些彈幕快要打向魔理沙的一剎那。

「唔…什麼!」

一堆濃密的彈幕確確實實地打中了魔理沙,並且產生了爆炸,由於爆炸的威力過於強大,使得地上的風沙塵土當場飛了起來。

「魔理沙!」聽到爆炸聲的愛莉絲,以為是魔理沙被蜜絲蒂所使出來的咒卡彈幕給打中了,心想碰到這種情況,若是給她點提示的話,她應該會了解到的,沒想到卻不是如此…

因爆炸所引發的大量煙霧不斷地在空中瀰漫著,此時看不清楚雙方的對戰狀況究竟是怎樣了,但就在煙霧快要散去之時…

「怎,怎麼可能!?」蜜絲蒂大吃一驚。

在煙霧散去的過程當中,隱約可以看得見那個人的影子,而後在完全散去之前,現在看到的是,一手握著掃把桿緣的魔理沙,而且看起來表情像是若無其事的樣子,另一手則是手持咒卡,看來她似乎已經了解到愛莉絲給她的提示了。

「呼─」魔理沙扔掉手中已經用完能量的咒卡,並拍拍裙子上的灰塵。「好險…這種面臨生死一瞬間的感覺,簡直全身都冒冷汗出來了…要不是愛莉絲對我說要用心去感覺彈幕的動向,恐怕自身歷年來彈幕對戰的成績,還真的會添上了第一敗呢。」

「妳…妳怎麼可能會順利閃過我的咒卡…怎麼可能…」
「在妳說到『偉大魔法使』那個字眼的時候,那時我就已經完全了解到,當初愛莉絲給我的提示為何了…」

魔理沙了解到之所以愛莉絲說的「用心去感受彈幕的動向」,其實是經由使用魔法本身的能量,來感受到彈幕的動向,甚至流動的速度。

就算魔理沙真的得到永久性的夜盲症,導致眼睛完全看不見的時候,還是可以利用魔法,以便能夠輕易閃躲對方所使出的彈幕來。

「呼…好累…」

由於受到之前身體變小的影響,在經由彈幕對戰當中,使得魔理沙的體力逐漸變得比以往還要差,尤其在使用到她的咒卡力量之後,更是喘到上氣不接下氣,連講話都感到地非常吃力,甚至兩手已經顫抖到原本想要緊握住掃把的桿緣,卻演變成連雙手都握不穩的地步了。

魔理沙事先預料到會有這種狀況,因此她想打算採取速戰速決的方式,一口氣了結這場戰鬥。

「看來…妳的最強咒卡…已經…已經被我破解了…」

「哼…雖然說已經被破解了,但我不會就這樣善罷甘休的。」
「是…是這樣嗎…」魔理沙從裙子的右邊口袋裡,緩緩拿出三張淡黃色的咒卡。

「什麼?」蜜絲蒂再度大吃一驚。「妳…妳都已經變成這樣了,還想跟我打…我很清楚,以妳現在這樣子的狀態,勸妳還是趕快放棄比較好。」

「我…不撐到最後一秒鐘…絕…絕對不會放棄…」魔理沙手中的三張咒卡發出了金黃色的閃光。「就讓妳…見識…一下…普通偉大魔法使的…最強奧義…」

「魔理沙!」任憑愛莉絲跟香繪怎樣吶喊,都無法阻止魔理沙的決心,看來也只能眼睜睜地看她如何使出她自己的最強咒卡。

「哈啊啊啊啊啊啊────!!」

當咒卡力量激發出來的那一刻,產生了三顆類似金黃色的圓型光球,隨著力量聚集之下,這三顆光球不但越來越亮,而且也逐漸地開始變大。

【魔砲‧Final Spark!!】

由於是一口氣次使出三張咒卡的力量,原本的聚集在一起的三顆光球,瞬間發射出了三條光束,面對這種震撼力極為強大的咒卡,蜜絲蒂還來不及閃避,就被魔理沙所使出的三倍魔砲咒卡給打中了。

此時她們所聽到的,不僅只有爆炸聲而已,在爆炸的瞬間,連地面都可以微微地感覺到一股輕微的晃動,爆炸之後所產生的大量煙霧瀰漫著整個白玉樓前院,隨著風的吹拂,這些煙霧已逐漸地慢慢散開來。

隨後等煙霧完全散開之時,她們眼前所看到的是…

「那個是…魔理沙?魔理沙!!」愛莉絲簡直不敢相信眼前所看到的景象。

……此時她們看到魔理沙跟蜜絲蒂兩人躺在地上,而且皆呈現了昏迷不醒的狀態,從戰鬥的結果來看,可說是形成了兩敗俱傷的場面。

引用

留言


發表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