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5← 2017-06 →07
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

八曲「預言的惡夢」

「唔嗚…頭好痛……」

「這…這裡是哪裡………我……我怎麼會躺在這裡…?」少女一邊慢慢地睜開眼睛,一邊四處摸索著自己帶在身邊的東西。

「太好了…掃把,魔女帽都還在…不過這裡是哪裡…感覺這裏好像是個……古城?」

正如她所看到的,現在是位於四面都是灰磚,而且還是許多圓柱所支撐的古城遺跡,不僅如此,醒來之後在她眼前所看到的是……

「這些毛玉是從哪來的呀…」

沒錯,在她眼前看到的,是一堆多到數不清的毛玉,其中有行走速度較慢的白毛玉,以及無論跑多快的也不會摔下懸崖的紅毛玉,不只這些,還有會跳躍的藍毛玉,以及表面上看起來有光澤,實際上卻是用彈幕也打不死的堅固黑毛玉,光是這些四色交加的毛玉群們,就足以讓她嘆為觀止了。

不過讓她感到好奇的是,這些毛玉們都一致地往某個方向流動,看起來好像是要去某一處地方的樣子。

少女悄悄地跟著毛玉們行走的方向,雖說她知道毛玉的個性向來溫和,不會有動不動就會攻擊的習性,但是若是被踩踏或是被激怒的話,可就很難說了。

畢竟,以毛玉的居住環境來說,因為是群體合作性質,若是因為不小心踩到一顆毛玉,導致全部的毛玉被激怒的話,後果會怎樣可就不堪設想了…

這裡的古城由於鮮少會有光線照進來,所以裡面看起來又黑又暗,不過似乎是不怕黑的她,仍還是繼續偷偷跟著毛玉群們,繼續往毛玉所行走的目的地前進。

循著一堆毛玉流動的方向,少女來到了頗為廣大的地方,才剛一踏入這個地方,眼前就是聚集成堆的毛玉群們,而且還互相在玩疊疊樂,由此可見,她知道這應該就是毛玉們真正的聚集地了。

看著廣場周圍,一堆廢棄的長椅,廢棄的書櫃,再看著天花板,怎麼一副都長得很像是教堂的樣子,不過她百思不解,明明這裡是幻想鄉,為什麼以前這裡會有間教堂存在?

「咦…那個是…?」

此時,她看到有兩位不知名的少女,站在廣場最前面的講臺上,且這兩位皆都戴著帽子,由於她們的帽緣總是都會往下拉,因此少女便無法看清楚這兩位少女的面貌。

縱使如此,即使想要接近她們,但是礙於眼前一堆成千上萬的毛玉群眾們,使得遲遲無法接近她們就是了。

「她們到底是誰呢…?」

雖然無法看到她們的長相,但是至少可以知道她們的穿的衣服是什麼樣子,雖說她們倆都有戴帽子,不過戴的樣式卻是大不同,左邊的似乎是戴著藍色的普通帽子,右邊的則是戴著寬大的帽子,看起來很像西部人在戴的牛仔帽,圓圓的帽頂上則是裝飾著兩顆小小的黑白珠子,感覺好像是青蛙眼睛的樣子?

「真是奇怪…」少女此時開始感到困惑。「左邊的那個人我好像在哪看過…」

雖說感覺好像是在哪看過,不過卻想不起來她的真實身分,就算是拼了命反覆回想幾次,也還是想不起她到底是誰。

就在這時,原本吵吵鬧鬧的廣場內,頓時突然安靜了下來,光從這情況來判斷,這裡所有的毛玉群應該是全數到齊了。

「咳、咳,看起來應該都到齊了吧?」戴著寬大帽子的少女首先發聲。「各位,我把你們聚集起來,為的就是要告訴你們,你們終於可以不用再受苦了,以往你們被視為幻想鄉內最不起眼的生物,常常動不動就被幻想鄉的鄉民們拿來踹,拿來捏,拿來扯,拿來踩,拿來踏,甚至是當成足球來踢,當成籃球來打。所以說,為了要讓那些寡廉鮮恥的鄉民尊重你們,證明你們不只是一群不起眼的小小毛玉而已,因此我決定祭出一個計畫。」

然後她從裙子右邊的口袋取出了一條試管,裡面好像是裝著什麼試驗品的樣子。

「這個東西,不但為了能夠讓你們能夠獲得尊重,同時也能夠給那些鄉民好看,這個試管裡面的試驗品,正好就是要懲罰他們的道具。」話說到一半,她忽然露出了冷笑。「我說的沒錯吧,那邊戴著魔女帽的小姐?」

「什麼…?」聽到對方這樣突如其來的這一句話,戴著魔女帽的少女不由自主地嚇出了一身冷汗。

「唉呀唉呀,用不著那麼緊張嗎,其實這個試驗品因為仍然還在開發階段,所以想說出去找個人試試看好了,沒想到居然有人上門了…而且正好還是人類呢,這樣我的試驗對象正好就有著落了說。」

「妳…妳想做什麼?」
「我不是說過了,我只是想要把妳拿來當成試驗對象,如此這樣而已。」

「才、才沒哪麼容易呢!我身體都已經變小了,難道妳還想用那個來把我變成嬰兒嗎?」
「唉呀,妳怎麼知道我這個試驗品是可以把人變小的東西?沒錯,我這個開發出來的東西,就是要讓妳們這些鄉民們,全部都變成小孩子,甚至是小嬰兒。現在幻想鄉時下的成年人,甚至是成年妖魔鬼怪們,都太沒有公德心了,每次都讓路過的毛玉們,動不動就受到如此不平等的對待,因此,我要讓這裡所有的鄉民,嘗到欺負毛玉們的下場。」

戴著寬帽子的少女刻意拉下帽沿,似乎是不想讓戴著魔女帽的少女看到她的面貌。

「還有,妳的身體哪時有變小過了?」戴著寬帽子的少女提出了疑問。
「有啊,妳看我現在的體型不就像個小孩子了?」

「真的是這樣嗎?妳自己看妳自己的手,還有妳自己的帽子,還是我需要拿鏡子給妳看?」

此時戴著魔女帽的少女看著自己的手,再拉著自己的魔女帽,似乎察覺到好像是變回原有的體型了。

「真的呢…以往變小的時候戴魔女帽的時候常常都會蓋住眉毛,現在反而比較不會了,想想這還真是神奇…」
「妳體型原本不就是這樣…算了,我管妳以前是不是有變小,反正這時妳應該很慶幸,因為妳原本渴望想要讓自己身體變小的夢想,現在終於可以實現了,就靠這個試驗品。」

「我哪有渴望想要小孩子的身軀…拜託好不好,我還想要長成熟女勒,我可不想因為被妳這樣一整,搞到後來退化成小孩子了。」
「唉呀,妳不是說這原本是妳的夢想?沒關係,就算這不是妳的夢想,總之妳被我當成試驗對象的事實,已經不會再改變了。」

「是嗎…到最後原來妳是硬要把我當成試驗對象呀…」
「猜對了,其實妳來到這裡之前,我早就料到妳會在這。總之,囉唆無用,早點接受試驗對妳我雙方都有好面子可以看。」

「想得美。」戴著魔女帽的少女迅速拿出掃把,打算想要逃離這座奇怪的古城,但是此時掃把卻像是在鬧脾氣般,不管怎麼搖,怎麼踹,遲遲就是不肯起飛。「快飛啊,可惡,爛掃把,怎麼還不趕快飛…」

「看起來妳最得意的飛天掃把,現在都不聽妳的使喚了,勸妳還是早點覺悟吧。」戴著寬帽子的少女露出了得意的奸笑。

「哼,就算掃把不讓我飛,不到最後一秒,我是不會投降的,既然掃把不肯飛,那我就只好跟妳們戰到底了。」

面對這種情況,於是戴著魔女帽的少女想要拿出咒卡應戰,但是…

「怎麼可能?」她試著搜索每一個口袋,由於裙子上只有四個口袋,包括前面兩個口袋,後面四個口袋,但是每個口袋裡面卻都沒有放任何一張咒卡。

「怎麼會…在這種節骨眼上竟然沒有攜帶咒卡…」
「怎樣?妳不是想要跟我們戰,那就快點拿出真本事來啊,我很期待妳的表現。」

「囉唆,就算我沒有帶咒卡,我還是能夠發出普通彈來,特別是星型彈,速度快威力又強…我看妳才要覺悟呢!」

此時戴著魔女帽的少女不加思索,直接朝著戴寬帽子的少女撒出大量的星型彈,但就在快要打到她的剎那…

「怎麼可能?」
「怎麼了?想要打我?嗯…前提是妳得先通過他們這關再說。」

戴著寬帽子的少女指向她面前一堆成千上萬的大量毛玉軍團。

原來,在她被星型彈打中之前,事先早就安排好,讓一堆黑毛玉改放在最後面的位置(即是最靠近戴著魔女帽的少女站的位置),以便讓該少女所發出的星型彈無效化,在這之前就有說過了,黑毛玉只要是被什麼任何類型的彈幕打到(但是符卡型彈幕除外,因為那也是黑毛玉唯一的弱點),皆是無論打再多也是個打不死的狠角色。

「可惡…」

戴著魔女帽的少女知道這些黑毛玉是個打不死的毛玉之後,臉上表情看起來雖然鎮定,但是心裡面卻是感到很著急,因為她有史以來,第一次碰到這麼難以應付的對手,擁有一堆打不死的黑毛玉作為靠山,加上自己處於劣勢,就算不能逃跑就算了,竟然沒有帶咒卡來應戰,讓她感到內心是多麼地慌張。

「妳的招式都用完了嗎?既然如此,那就輪到我了出招了…其實,我只要不依靠我自己本身的力量,就可以打敗妳了。」

戴著寬帽子的少女舉起右手,指向戴著魔女帽的少女。

「我的毛玉戰隊會替我把妳處理掉的,只需要幾分鐘。」
「什麼…?」戴著魔女帽的少女不只是內心很著急,連表情也顯現出極度慌張的樣子。

這時戴著寬帽子的少女不想在多說,直接下達指令:「毛玉們,給我上!把那傢伙給我解決掉!」

接著,所有成千上萬的毛玉群們,像是大浪要吞噬掉衝浪者般,快速地撲向戴著魔女帽的少女。

「怎、怎麼可能,不要,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」

………

……



「不要、不要,我快不能呼吸了…啊!」

魔理沙從睡夢中驚醒過來,她醒來之後,才發覺原來只是一場惡夢般的夢境。

午十七時,白玉樓。

等到她睡醒的時候,已經是太陽快要下山的黃昏時分了。

魔理沙因為剛才作惡夢的關係,使得她全身都被嚇出了一身冷汗,好在慶幸這只是一場夢而已,若真的哪一天突然演變成這樣的事件的話,那一切真的是什麼都完了…

至少魔理沙是這樣想的。

引用

留言


發表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