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5← 2017-06 →07
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

曲外傳其壱之一「時空跳躍」

要說到這個外傳,就先從魔理沙一群人當初定居在白玉樓的時候。

那時魔理沙的八卦爐因為與來路不明的夜雀戰鬥的緣故,使得八卦爐因而受損,於是香繪便利用某種管道,修好了她的八卦爐,由於魔理沙還不知道八卦爐是怎麼修好的,於是香繪便把連日來的種種事情一一告訴給她知道…

當時就在晚上,也就是香繪想修好八卦爐卻又不知道該怎麼處裡時,這時她感覺到上面有一股不尋常的氣息襲來…

這種氣息,正好不是別人,正好就是八雲紫開啟隙縫的氣息,而且還是開在天花板上,面對紫突如其來的這種舉動,差點讓香繪嚇到,不過對曾經見識過紫利用隙縫嚇人的方法來說,幾乎已經是司空見慣了。

「妳……原來是紫啊,突然這麼一出現,差點把我給嚇著呢…咦,紫?」

香繪看到紫臉上有別於不一樣的表情,而且還是帶著難得認真的表情,若是在平常時段的話,應該會是像類似古泉一樹般的那種表情,總是以笑臉來和氣待人吧。(※:古泉一樹,為知名動漫涼宮春日裡的人物之一,平日總是笑臉待人。)

「妳不是要修好那位黑白魔女在用的八卦爐嗎?來,妳抓著我的手,我帶妳去見一個人。」
「呃…妳是怎麼會知道…我是要去找人修八卦爐的?」

「我看妳手上捧著八卦爐不就知道了?唉呦,先不要管這麼多,趕快拉住我的手,開啟隙縫開久了是很要花費魔力的。」
「欸?那個…好吧…」

於是香繪便拉住紫的手,進入了像個謎一樣的隙縫裡去了。

「這裡是…?」
「如妳所看到的,進入隙間後的樣子,跟妳在進入隙間之前的場景沒有多大差別,不過唯一不一樣的就是,在這隙間當中,可以讓我完全發揮我自身操縱結界的實力,所以說,香繪,妳先抱住我的腰間,等會我要在這施個大型魔法。」

「大型魔法?」
「是類似像那種轉換的魔法,這種魔法,等妳先抱住我的腰間之後,妳就會見識到了。」

當香繪抱住紫的身體時,香繪的臉上變得有些潤紅,大概是有些難為情吧。

「妳在臉紅個什麼勁啊,抱著我也不需要這樣吧,接下來一定要抱緊哦,免得發生什麼意外我可不負責。」

接著,紫拿出長條形的淡紫色符卡,而且一次就拿出五張來,不曉得一口氣拿出五張來是有什麼涵義所在呢?

「時空跳躍請求許可,ON。」

說著,紫的腳下出現了罕見的魔法陣來,而且魔法陣的圖案不是像六角星或是像魔○少女○葉(嗶─)所發出的魔法陣圖形那樣,是類似有點像是陰陽跟八卦圖形結合的魔法陣。

「慢著…等等…妳說時空瞬移?」
「就是時空瞬移啊,好了先別說了,現在還在施法中,等會再說吧。」

說完,紫手持五張的淡紫色符卡當中,發出了亮銀色的光芒來,而且紫不斷地念著準備要順移的咒語內容。

【紫奧義‧時空結奏跳躍】

宣告完符卡招式之後,在魔法陣四周圍,以及兩人本身,皆發出了亮到睜不開眼的強光來,不久之後,兩人便消失在隙間當中。

……



「不要緊吧…」
「沒事的…既然發動了這麼大的魔法…以我的體質來說,要完全回復的話,至少得要在一天之內才行。」

紫雖然發動時空跳躍魔法,導致身體體質變得稍微虛弱些,但仍還不忘保持著平日以往笑臉待人的表情。

「話說回來…這裡是哪裡呀…」香繪問道。
「嗯…從這裡推測…我們應該是移動到了…差不多約將近600年前的幻想鄉吧…」

在大約600年前的幻想鄉裡,她們眼前所看到的,是一片無盡的樹林,除了眼前四周盡是瀰漫著大量濃霧之外,不管再怎麼看,都是一群遠眺無邊的樹林。

「可是接下來我們要去哪裡啊,這裡四周圍到處都是樹林,是要怎麼找人呢?」
「別急,香繪,妳說妳要修好那位黑白魔女的八卦爐是吧?」

「是這樣沒錯。」
「那就對了,這一次,我帶妳去見一個人,這個人,是修理戰車的專家,不只是會修戰車,舉凡有關機械的物品,她都一定能夠修得好的。」

「那八卦爐也算機械式的物品嗎?」
「嗯…算是吧…不然她又怎麼能夠發出魔砲來呢?」

兩人於是邊走邊聊,但是走了將近兩個小時之時,不管再怎麼走,都還是處於四周都是樹林的環境之下。

「怎麼了,紫?看妳的臉色好像怪怪的。」
「嗯…好奇怪…我們不管再怎麼走,都走不出樹林…」

紫心想,平白幻想鄉這麼小的一個島,哪有連平白一個樹林都走不出去的道理,除非是跳在永遠竹林當中,不過這裡根本就沒有竹林存在,竟然演變成走不出去的地步?

「雖然說…我的魔力正在回復當中…但我並非真的沒有多餘的魔力可以施展魔法…」

紫於是使出大範圍的結界魔法,在這種施法過程當中,一般的人,或妖怪幽靈種族等等,都是看不到的,要在施法完成之後才會看得到效果。

原本紫想打算施用結界魔法,以便可以探查出為什麼會總是走不出樹林的原因,但是,就在這時候,結界施法過程當中被中斷了…

「唉呀,看來應該是有人在這裡施用了結界魔法…」

紫想打算再度使用大範圍的結界魔法,結果仍還是像上次一樣,在施法過程當中又被自動中斷了。

「看來這個結界,雖然看似簡單,但應該有相當一定的力量,假如要是我沒有使出時空跳躍魔法的話,或許我還可以破得了這種結界。」

「那現在要怎麼辦呢?不走出去的話,我們永遠都會被困在這裡嗎?」
「或許是吧…雖然說是這樣,不過其實也不是沒有辦法,總之再讓我想想看吧。」

於是紫便跪坐在草地上,然後手交叉在胸前,閉著眼睛,好像似乎在想什麼的樣子。

「紫…妳這樣是在做什麼…」
「安靜一點,我會這麼做,等會到時候妳就知道了。」紫邊閉著眼睛邊說道。

就這樣,紫持續跪坐沉思將近了幾十分鐘,直到了二十幾分鐘,三十幾分鐘,紫仍然還是一樣,繼續邊跪坐邊閉目沉思著。

香繪不解,紫這樣做,究竟到底有什麼其意義存在呢,也許她會這樣做的意義,應該就是想打算破除這個結界吧。

跪坐了將近一個小時,坐在草地上的香繪,由於實在是等太久了,使得腦內些微的睡意開始襲來。

「好無聊啊…紫,還沒好嗎…?」香繪不斷地狂打哈欠,儘管香繪不斷地在發牢騷,不過此時的紫,仍然還是保持著像是在閉目養神的樣子。

「該不會睡著了吧…好奸詐…」香繪嘟著嘴巴說。

說是邊閉目眼神邊想辦法,但是香繪看到紫現在的樣子,很難不認為她其實就是邊跪坐邊偷睡覺吧。

就在這個時候…

紫突然睜開眼睛,開始察覺到了不尋常的現象:「果然…把結界解除了是嗎?」
「怎…怎麼了嗎,紫?」

「妳有沒有感覺到剛才有一陣涼風吹拂著?」
「呃…剛才是有…不過這跟結界有什麼關係?」

「妳回想一下當初我們剛剛跳來這裡不久的時候,有發現到哪裡不一樣?」紫用手指指著天空,然後又指向眼前的一棵大樹。

「呃…好像沒什麼不一樣啊…」
「唔…真拿妳沒辦法…」紫臉上的表情又轉換成難得認真的模式。「妳仔細看看,香繪,我們當初跳來這裡之後,是不是一直沒聽到某種任何的聲音?」

「嗯…聽妳這樣一說…發覺到這裡怪安靜的…就連風吹拂著樹葉的聲音,好像似乎也聽不見……對了,難不成?…」
「答對了,」紫又變成了以往待人的笑臉模式。「當有人對某一個地區施用結界的時候,雖然這種結界,一般無論人或妖的種族之下,皆是可以穿透到結界裡面去的,但是唯有一個因素例外,那就是『氣候』。」

「氣候?」
「因為理論來說,結界本來就不受任何外在氣候影響,甚至是風吹雨打,颱風跟龍捲風等襲來狀態之下,也都不會受到任何影響,即使從結界裡面看起來是在下雨當中,也絲毫沒有感覺到會有雨滴下來,所以說…」

「所以說?」
「看來好像有人朝我們這邊接近了喔,而且應該不只兩個人而已。」

話才剛說完,在後面的樹叢當中,隱隱約約可以看見有兩個人影接近,而且看起來也不是個普通人物的樣子。

「我不曉得妳們用這個結界是在做什麼的,不過可以麻煩妳們出面解釋一下嗎?我可是知道妳們的由來喔,秘封二人組。」

引用

留言


發表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