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5← 2017-06 →07
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

曲外傳其壱之二「祕封時代的少年少女」

霧中眼前所出現的這兩個黑影,以不疾不徐的速度正朝向她們接近當中,而且還可以明顯聽得到踩踏樹叢的聲音,直到在霧散到漸漸地可以看得見她們的時候…

此時香繪在眼前所看到的是,一位身穿白領上衣跟黑色長裙,衣服上打著紅色領帶,頭上還帶著黑色帽子的黑髮女孩,另一位則是穿著淡紫色連身洋裝的金髮女孩,在她們後面則是帶領著一大群的白毛玉,如果數一數的話,差不多快要接近上百隻左右了吧。

「好像沒看過這兩個人呢…」香繪不禁嘀咕著。

兩人的眼神彷彿就像是帶著殺氣般,看起來簡直就是要把氣勢完全壓過別人身上的感覺,當香繪看到她們眼神的時候,渾身感覺不自在,甚至還有點打算想要作勢落跑的動作。

但是,當那兩人看到紫的時候,眼神剎時突然變了。

「喲…這不是那個什麼,傳說中的隙間閒者八雲紫嗎。」戴著黑帽子的女孩說。
「哎呀,妳也好久不見了哪,傳聞中的時空星象師……宇佐見蓮子。」

「正是我。」蓮子笑著說。

「還有能夠以千里目視境界的結界術操縱達人……*瑪耶莉貝莉‧漢。」
「好久不見,還有以後請叫我梅莉就好了。」

「呀…沒想到正好能夠在這裡跟妳們碰面呢…話說回來,喂──香繪,別躲在那了,她們不是什麼可疑人物啦。」

看到香繪躲在某棵樹幹後面的蓮子,便用手指指著香繪詢問說:「紫,那位是跟妳一起來的那個人嘛?看她的樣子,好像是在怕我們一樣…」

「我在想…應該是不是我們剛才因為展現出認真工作的眼神,所以才會嚇到她了…」一旁的梅莉輕拍著蓮子的左肩膀。

「好像…有可能…唉,畢竟誰叫我們為了太專注於結界物理學的研究,搞得後來我們的眼神都常常習慣變貓眼了,對吧,梅莉?」

「大概吧…」

在那同時,由於香繪仍然還是死守在樹幹後面遲遲不敢出來,於是紫看不下去,打算想要硬拉她出來並讓她跟秘封二人組好好認識一下。

「不要啦─紫,不要拉我啦─」
「怕什麼,都跟妳說不是什麼可疑人物了,快點,跟我的好朋友認識一下啦。」

「可是我就是怕她們帶有殺氣的眼神啊,不要啊,不要……」

就這樣兩人之間相互拉扯了將近數分鐘之後…。

「跟妳們介紹一下,這位是十四月香繪,呃…因為…總之簡單來說,她是為了修好她的東西,所以才會到這裡來的。」
「妳們好…」香繪擺著有點不願的表情。

「妳們別看她這樣,其實她是位很開朗的人,只是也許是來到了陌生的地方,才會變成這樣的吧,呵呵…」之後紫一邊用著悄悄話的口吻,一邊猛拍著香繪的肩膀:「妳是怎麼了,我都跟妳說了她們倆是我的好朋友,妳還怕什麼,真是的,說不定或許她們可以協助我們找到那位會修戰車的人呢。」

香繪隨後又擺著一副懷疑的表情:「真的嗎?」
「騙妳做什麼,她們又不會吃掉妳,再說妳不想修好那個八卦爐了嗎?要不是為了我家的藍還有橙,那我為什麼又要主動拉妳去隙間,然後無緣無故地跳去這個荒唐已久的地方?」

「好吧…」香繪不情願地嘟著嘴。
「這才對嗎…好吧,等會我再問她們,看她們是否能找得到我們所找的人。」

話完,正當紫要上前詢問她們倆的時候,看到她們之間好像是在說什麼東西的樣子。

「妳們是在說什麼東西呀?」

「啊,沒什麼啦,只是在討論著跟結界學研究相關的事,」蓮子用著略微輕快的口吻說著。「對了,梅莉,妳現在是不是可以試著用那招看看?」

「妳說那招啊,是可以啦,不過這招不是遇到緊急事態的時候才會用到的嗎?」
「梅莉,那招其實不只僅限在那個場合才用的,它偶爾也可以應用在別的事情上,那麼,一切就拜託妳了。」

「好吧…我試試看…」

不過就在這時,當紫看著梅莉施展動作的時候,在那瞬間,她馬上就察覺到她要施展哪一招了。

「莫非…她真的打算要用那一個結界招術?」

知道梅莉要用那個結界招術的紫,原本打算要上前制止她,但是由於結界術是瞬間施法的招術,即使想要立刻阻止,也已經來不及了。

【封絕‧夢違科學力場結界】

當大範圍的封絕結界術施展之後,不到幾秒鐘,整個50公尺內的樹林,就這樣被結界給包圍住了。

那個結界招術是一旦施展後的瞬間,會立即顯現效果的結界招術,換句話說,在梅莉只需要詠唱幾秒後的瞬間,馬上就能夠施展她本身的招術,不只是封絕之術,連其他的結界術也是,看來對擅長施展結界的人來說,其實力不容小覷。

「我就知道…」紫懊惱地抓著自己的頭髮。

在封絕結界術使用之後,除了祕封二人組跟紫之外,其餘的普通人,妖魔鬼怪,或是毛玉,其他小動物跟微生物等等之類,都受到了封絕結界的影響,而變成了靜止不動的狀態。

「我說妳們啊,這裡可是600年前的幻想鄉,妳們都還不知道,這個年代,魔界裡的魔界女王神綺,常常都會偷偷喬裝潛入這裡,順便一提,她對結界術什麼的都很敏感,尤其是封絕結界術,所有的結界術當中,對她最有『殺傷力』的莫過於就只有這個了,只要她發現有人使用這類結界,或是她本身被封絕結界術接觸到的話,她就會馬上抓狂,妳們經常穿梭來往時空這麼多次了,應該知道她那可怕的彈幕對戰實力吧,可別以為她會這麼很好對付…」

蓮子對紫的碎碎念有點感到不耐煩,便說:「知道啦,妳這個結界大『嫌』者,我們又不是不知道她是什麼樣的人,當然我們會這樣做,是因為三天前的這個時候,曾經發現這裡附近有位可疑人物…」

「是什麼可疑人物?」

「我也不是很清楚…那時候我跟梅莉當時還是為了研究結界學而放封絕結界術的時候,在那途中,忽然好像在遠處看到有個物體像是飄阿飄的,原本那次應該是我看錯了,不過想到前幾天梅莉所說的:『封絕結界術除了只有本身會施展結界(梅莉),以及有能夠操縱隙間的(八雲紫),或是本身是神樣種族不受影響之外,其餘的種族只要在處於封絕範圍之內的生物,皆都會變成靜止不動的狀態。』…」

紫銜接著蓮子的話說:「所以妳認為是我搞的鬼這樣?」

聽到這句話的蓮子,趕緊馬上澄清:「唉呀怎麼可能是妳呢對不對,當然我是認為說,因為這裡能夠擅長結界跟隙間的人就只有妳跟梅莉而已,所以應當不排除是跟神樣有關…」

蓮子托著下巴,彷彿像是在思考著什麼事情。

紫心想,講到神樣,她才想到,還有另外一件曾經令她印象深刻的事。

真要想起來的話,這應該算是是好幾個月前的事情了。

那時幻想鄉最近在流傳著一個消息,說好像是有位不知名的神樣,霸佔了妖怪之山的某處,然後還在那個地方大肆濫墾濫伐,甚至曾經有天還墾到部份山林發生土石流的現象,由於土石流的事件,導致引來居住在妖怪之山的一群天狗跟一群河童們,進而群起在神社預定地前靜坐抗議,除了靜坐抗議之外,還在預定地周圍掛起不少的白布條(至於那堆白布條寫的是什麼東西…請自行想像),雖說那時聚集了不少上千隻的妖怪們,但始終還是不敵那位傳說中的神樣,即使最後是用上了武力也還是一樣。

就這樣幾個月之後,那座位於妖怪之山的神社也已經落成了,據說那位神樣的目的不知是為了要收取妖怪們的信仰心,還是看博麗神社因為每天都有香油錢可以收(其實是沒錢收吧)而感到不爽,於是便跟另一位不知道是人類還是神樣的種族串通好,策劃如何要對幻想鄉發動攻擊的頭一步陰謀…

「好了,這樣子…應該就可以了。」梅莉作出手心向內收的手勢,把正在作用中的封絕結界給取消掉。
「看來到目前為止都沒什麼可疑的人物呢,雖然這樣是有點可惜…算了,梅莉,我們走吧。」

想到這裡,這時紫才發覺到,她好像還有原本應該做的事情還沒有開始做。

「等一下,」紫叫住正好要離去的蓮子跟梅莉。「有一件事情相求,希望到時可以借助蓮子妳的能力。」

「借用我的能力?是可以啦…不過妳說要用我的能力是要拿來做什麼的?」
「我希望妳能夠幫我尋找一個人。」

「要用我的能力去尋人?」
「嗯,沒錯,其實我是為了要幫香繪修好八卦爐,才會踏上這趟尋人之路的,不曉得妳們知不知道這個人的住處是在哪邊嗎?」

同時,紫從裙間口袋裡,拿出了某個人的相片,只不過當蓮子看到這張相片的時候,露出了眉頭深鎖的表情。

「這…這不就是那位……」
「怎麼了,蓮子?看妳的臉上好像感到很不安…」

「那是當然的囉!」蓮子看到紫手中所持的相片後,緊張地大喊:「那是位有名的戰車技師呢!難道妳都沒聽說過嘛?」

「早就聽說過了,」紫擺出了張悠閒的臉色。「不然我怎麼可能拿出照片給妳看呢,是吧?」
「不是…問題不是在這邊啦…」

看到紫似乎還沒有搞清楚狀況,於是蓮子又再度詳加說明:「那位傳聞中的戰車技師,她的專長是修理戰車,不過她不只是會修戰車而已,連各種的槍械武器,其實她也會修,同時也擅長製造武器,正因為如此,她也是位人人所懼怕的…『人間兵器』。」

「人間兵器?」
「嗯,據梅莉的調查,從我們這個年代算起約十幾年前的時候,幻想鄉各地就不斷地發生大大小小的戰爭…………」

引用

留言


發表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