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5← 2017-06 →07
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

曲外傳其壱之四「岡崎前輩」

自己好不容易創立起來的工作室,自己的夢想,就這樣毀在騷靈一幫的手裡,對少女而言,她的工作室,也是形同自己的住家一樣,被燒毀了之後,少女就這樣一個人孤苦無依的過著流浪的生活,昔日引以為傲的父親走了,加上沒有特別往來的朋友,使得日後的生活,在工作室被騷靈一幫毀掉了之後,從此就完全變了樣…

她摸摸的褲子右側的口袋,發現到她身上還有剩下未用完的零錢,雖然身上還有多餘的盤纏可以用,但是光靠這點盤纏的話,不曉得日後還可以撐多少天呢…?


由於原本的工作室位於山郊某處的樹叢中,因此,若要到幻想鄉的下一個城鎮的話,估計也許得要花上半天的路程才行。

縱使需要花上半天的路程,但是不管怎麼說,畢竟工作室都已經被燒毀了,總不能在這坐以待斃吧,雖然少女是這麼想,但其實還是對此有點感到不捨…

為了尋找自己的落腳地,少女便離開了被燒毀的工作室,前往下一個未知的城鎮…

………

……



「…就是這樣。」蓮子輕輕吐了一口氣之後,便繼續說:「其實呢,之所以知道這位女孩的來歷,全都也是專攻物理學的前輩告訴我的,當初聽到幻想鄉有這位武器達人的時候,老實講,其實也真的很不可思議,畢竟在這幻想鄉的土地上,什麼人都會有的,像是專攻研發機械武器的啦,也有人像我們一樣,專攻各種物理或是魔法的通通都有,所以說,幻想鄉真的是個很奇妙的島國………」

話還沒說完,蓮子便聽到附近的雜草樹叢上有很明顯的雜音,好像是有什麼人躲在附近偷看的樣子。

蓮子看著附近雜草樹叢堆,因為蓮子的聽覺本身就很靈敏的關係,所以她至少能夠做到聽聲辨位這種小小的能力而已,在稍微確認附近周圍之後,原本蓮子臉上那種嚴肅的表情,便又轉換成了輕鬆開朗的笑容,對梅莉說:「不用這麼緊張,梅莉。」

看著梅莉感受到附近某處的氣息,而緊張地想要施放卻又施放不出結界的蓮子,不禁差點要笑出來。

「別擔心,剛才我已經確認過了,她不是我們的敵人,說起來,才剛講到我們所崇拜的前輩,竟然還真的來了呢…」

話完,在剛才的樹叢堆當中,冒出了一位長相看起來很可愛的女生。

「哎呀哎呀,竟然被妳察覺到了呢,真不愧是我教出來的優等生…」
「呃!?」梅莉看到這位被蓮子自稱前輩的女生,不禁驚訝起來。「這…這不是…這不是曾經教過我們物理學的前輩嘛?」

一頭粉紅色的短髮,而且穿著桃紅色上衣跟長裙,脖子前打著紅色的領結,雖然是身為蓮子跟梅莉的前輩,不過她的外表再怎麼看,感覺好像有點跟那兩個人還要差不多年輕呢…

「沒錯,這位就是曾經教過我們倆結界物理學的前輩。」
「唔哇…沒想到居然還可以碰見我所崇拜的任教前輩…好久不見了,前輩!」

「好久不見喔,梅莉。」前輩撫摸著梅莉的頭髮。順便一提,這個行為是當在前輩遇見梅莉的時候,習慣用的不成文見面禮儀。

感覺被忽略在一旁的紫跟香繪,雖說看到她們重逢是很好啦,只不過對她們來說,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…

「那個…」紫首先開口說。

「怎麼了嘛,紫?」蓮子看到紫一臉像是有點感到寂寞的表情,還沒等紫回應,於是便又說:「喔,妳們該不會想說,忘了給妳們介紹這位前輩是吧。」
「不,不是那個啦…」

「前輩,不好意思,可以麻煩妳一下嘛?」

在前輩與紫跟香繪兩位碰面之後,蓮子就對紫跟香繪兩位介紹:「這位前輩,也就是專門教物理學系列的教授,我們一般都是稱她為夢美前輩…」

「不要叫得那麼親密…叫我前輩就好了…」前輩聽到蓮子說的這個稱呼,身體不禁打個冷顫。「妳也知道,我任教的時候,表情一向都是很冷酷的,因此我不習慣聽什麼肉麻的話…」

「差點忘了喔,嘿嘿嘿…」蓮子依偎在前輩的身旁。「那前輩,關於這兩位…」
「不用介紹了,」前輩突然打斷蓮子的話。「呃,修正,我是說那位長得像老太婆的,就不用介紹了…」

這時前輩的話才說到一半,紫的額頭上突然爆出一兩條青筋來。

「我聽到了喔…妳…妳剛才叫我什麼……?」
「欸,那個…妳的髮型…不是很像時下歐巴桑所打扮的髮型嘛?」

聽到這句話,紫突然像是賽亞人附身一樣,開始朝前輩狂吼。

「不要叫我老太婆!我還不老!妳要比老就去跟那什麼會揹鋼加農的老太婆(咦?)去比好了!告訴妳,這髮型看起來一點也不老,是妳這個觀念早就過時了好不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…」

「不要生氣啊,紫…」香繪緊緊抱住紫的腰間,深怕紫如果發狂的話,又不知道會搞出什麼不可預知的事情來。

「有種就用結界跟我比高下,妳這個衰老教授!!」

平常看起來脾氣很好的紫,看到的卻是個難得會令她發狂起來的場面,在場的蓮子跟梅莉不禁差點看得目瞪口呆。

「她這位大賢者是怎麼了,蓮子?」
「沒什麼啦,她只是不喜歡聽到老太婆而已,啊哈,啊哈哈哈…」蓮子苦笑一番。

「是嗎,原來如此,原來以前我所認識的結界大賢者,也會有不喜歡聽到的字眼啊…」

前輩無視正在發狂狀態的紫,便小聲地靠近蓮子的耳朵問:「那,除了紫那位老太婆之外,那妳說的另外一個人到底是誰啊?」

「喔,那個呀,她是紫的好友,好像名叫十四什麼的樣子…」
蓮子果然又忘記香繪部份的全名了。

在稍等紫從怒氣狀態中冷靜下來之後,前輩詢問蓮子跟梅莉到這裡的來由,然後打聽到了紫跟香繪來到這裡的理由。

「不過真是奇怪了…既然妳們要找,那為何要找像她這樣的女孩?」
「這個嘛…我也不知道的說,呵呵…」面對前輩的詢問,香繪不知如何從哪答起,只能以傻笑取代回應。

此時紫當看到前輩時,頭硬是故意撇向一邊,顯然是對前輩抱持著不理不睬的態度。

「我先說好,這位女孩,以她的個性來說,絕對不是妳們腦裡想像,只要輕聲細語拜託她,就能輕易接受修理委託的那位女孩,」前輩用著謹慎的態度繼續說。「其實妳們倆不知道,她除了我之外,對其他人,無論是其他種族,都很排外的,特別是有帶有生靈或是騷靈種族的,尤其是妳,那個名字叫什麼十四的…」

「她叫十四月香繪。」紫仍然還是擺著不理不睬的表情答道。

「喔,是香繪啊,看妳身邊背後都有一些生靈存在,妳本身的種族應該是半人半靈沒錯吧?我先告訴妳,如果我記得沒錯的話,那位女孩對生靈有特別的排斥習慣,她只要看到生靈,她就會想到當年傷害她的那位騷靈,因為這個就像蓮子所說的,那位騷靈不是有兩位手下嗎?而那兩位手下的種族,剛好背後都是跟妳一樣,都是帶有半人半靈的種族屬性。所以說,在這個時候,我先建議妳們,最好不要去找她比較好,當然我也無從干涉啦,只因為我跟她很久都沒聯絡了,不知道她的個性變得怎樣…」

前輩對香繪打量一番之後,然後頭轉向蓮子,便詢問說:「話說回來,蓮子,對於這位女孩的身世,妳講到哪部份了?」

「呃…我是講到了……應該是她離開了她自己的家,然後去城鎮找尋出路什麼的吧。」
「果然妳的記性還真清楚,」前輩露出了以往難得的微笑。「我只要說出關於這位女孩的身世,妳部分都記起來了,還真是不簡單。不過,為了要讓她們兩位能夠清楚這位女孩的為人,確實有要讓把這女孩的身世告訴她們的必要…」

原本前輩露出的微笑,頓時之間變成了苦笑的表情:「誰叫以前我是她的機械物理學教授呢。」

「耶?」蓮子跟梅莉聽到這句話,兩人皆突現大感驚訝的臉色。
「哎呀?這個我沒跟妳說過嗎?」

「當然沒說過,」蓮子激動地說:「但是我都不知道,原來妳還有教這種類型的物理學科目啊!」
「這不是廢話嗎,」聽到蓮子的這番羨慕的話,前輩笑著回應說:「不只結界物理,機械物理等等,其他的物理學系列沒有一個是我不擅長的呢,蓮子。」

「那前輩就更另我羨慕了…因為,前輩是我心目中最棒的物理學達人哪!啊哈哈哈…」
「哎呀,妳真是的,不要再說些肉麻的話了啦,」前輩轉向紫跟香繪兩位,然後清一下咳痰之後,繼續說:「話說回來,雖然我打算介紹這位的身世,對妳們來說,可能不是這麼重要,但為了妳們兩位好,所以我不得不把我所知道的,全都告訴給妳們,接下來,妳們兩位得要聽好了…」

前輩於是再度接續蓮子所說的,關於那位女孩的身世…

引用

留言


發表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