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5← 2017-06 →07
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

曲外傳其叁之一「尋找目標人物 上篇」

「爸…健太朗老闆,我這就去找你們了。」

自從看到健太朗死於被彈幕摧殘的戰場,而萌生出死意的少女,決定不顧於一切世間,打算要在這山崖深處了結她自己的生命,即使聽到陣陣異常耳鳴的她,仍然還是不改想要其自殺的念頭。

少女吞了吞口水之後,便鼓起勇氣,從懸崖深處一躍而下…在她從懸崖墜下時,便心想:「我再也不需要迷戀這個世間了…永別了…幻想鄉…」

離墜落地面還剩不到一千多公尺,正當少女已經做好決死準備的時候,突然間,她胸前感覺出好像碰到某種柔軟的東西,彷彿就好像是趴在高級沙發一樣。

「咦…?」正當少女想不透為什麼會感覺到軟趴趴的東西,而不是堅硬地面的時候,這時,有一道聲音從少女身後傳來。

「呼,這算得救了嘛…」

少女睜開眼睛,想說這個軟趴趴的東西到底是什麼,在她睜開眼睛之後,看到的是很像消防員搭建的那種黃色的大軟墊,而且她轉頭一看,在她面前的是一位穿著水手服,而且手拿著扳手的金髮女孩。

「總算接個正著了啊,喂──學姊,妳快來看啊。」
「我知道我知道,接中了是吧?那真是太好了。」

正當那位金髮女孩呼喊的那個人從甲板門內出來的時候,少女這時不由得睜大眼睛一看,在她眼前看到的那個人是…

「岡崎教授!」

「好久不見,被嚇著了嘛?嘿嘿,多虧了由里不知道從哪發明的救生墊,想說要來試試看,結果還真的成功了呢。」

「嗯…」少女隨即擺出了,像是達不成自身想要達成的目標,而大失所望的表情。「唔…這裡是?」

「平行時空移動船,也是我們可以任意進出不同時空的科學船,真要說起來,這也是我得意自豪的發明物呢。」由里回話道。
「可是…我記得妳說妳們的家很遠很遠…明明為什麼那麼遠,卻還能一瞬間阻止我…」

「因為這艘科學船是無所不能啊。」岡崎打斷少女的話,便笑著說:「而且妳忘了嘛?當時我在酒店跟妳說的那最後一句話,即使當我徘徊在別的時空的時候,我還是有辦法聽得到妳在呼喊我的聲音,這就是我本身的能力所在。」

少女聽到岡崎所說的話,這才想到她原本打算要在山崖自殺前,曾經好像有講過好幾次岡崎的名字,或許那就是岡崎前來搭救少女的原因吧?

「我說少女啊,即使一個人碰上絕路的時候,可不能這麼輕易就自我了斷的啊,尤其看看妳,還這麼年輕,如果妳這麼早就去自殺的話,那幻想鄉豈不是多浪費了一個人力?」

「這不關妳們的事吧…」
「誰說這不關我們的事!妳好好想想看,這個時代,能做機械的人真的不多,尤其妳難得出身在製作機械的世家,如果妳在這了斷了,那幻想鄉日後的機械產業要怎麼辦?幻想鄉的未來又要怎麼辦?」

「…」少女不發一語,再度顯現出了極度無奈的表情。

「妳的人生還有很多路要走,很多等著要學習的事物都在等著妳去做,所以說,在學習的途中,縱使妳的家人不見了,妳最親近的人也不見了…」岡崎向少女伸出援手,用著溫和的語氣說道。「但妳還有我們可以依靠啊。」

「對啊對啊,學姐真的是一個很偉大的人喔,有她在哪怕不是機械師,搞不好都可以當上機械級的大師呢!」由里一旁高興地附和著岡崎所說的話。

「岡崎教授…」
「來吧,跟我們一起走,只要跟我們一起去學習的話,說不定搞不好能夠學得到跟機械相關的進階技術喔。」

看到岡崎一副豪爽的模樣,少女的心裡不禁被她所打動,在她擦乾被岡崎的話所感動的眼淚之後,顯然此刻,她已經決定繼續人生的下一步。

「嗯!」

「這樣才對嘛。」岡崎拍著少女的肩膀說。「由里,準備前往下個時空,要開始出發了喔!」
「OK!交給我吧。」

看到少女如此表露出難得堅強的表情,不禁心想:「既然都願意跟我們一起走了,日後妳的人生,我敢說絕對不會再是像以前那樣了,妳的人生經歷今後將會更為豐富…」

於是不久,這艘船又開始往下一個時空移動,在由里啟動時空轉移的開關之後,便在這個空間裡再度瞬間消失…

………

……



「…所以說,大致上有關她的身世,差不多就是這樣子。」

話完,岡崎喝著蓮子自己親手泡的清茶,不過不曉得是不是講太久,還是這種茶不合她口味的緣故,喝到大概不到五秒鐘,茶杯裡面的茶就這樣給它喝光光了。

「呃…前輩,妳喝茶的速度會不會有點…」蓮子擺出像是犯人在法官被判死刑時而感到錯愕的表情說道。
「喔,我喝茶都是這樣子的,用不著在意啦。」

「那種喝茶方式誰都覺得會讓人在意吧。」
「嗚哇!」岡崎被紫瞬間從隙間蹦出來的動作給嚇得正著。「…妳,妳突然從我旁邊開隙間蹦出來做什麼!」

「不行啊?是說我這種小動作妳都會被嚇到,真是的,未免也太膽小了點吧。」紫嘲諷著說。
「囉唆!再說妳這種近似『偷襲』的行為誰都會被嚇到吧!」

「好了好了兩位…」蓮子打斷她們兩位的話,便再度說:「我知道妳們想說要打好朋友之間的關係,但比起這個,還是先去找那位少女會比較好些吧。」

「啊?那妳的意思是說,我跟八雲紫非得要互相打架才能成為朋友就是囉?開啥玩笑啊妳?」
「不,我說的不是這個意思吧…」看到岡崎一副生氣的表情,讓在場的蓮子反而差點不知道下一句要說什麼來應對的好。

「既然岡崎教授對這位女孩的身世都已經講完了,那我們該動身去找那位少女吧,畢竟在這裡容易迷路的地方,可不宜待太久呢。」香繪說道。

「也對哪,原本我還想要說得更詳細點,看來在這人煙稀少的森林…果然還是趕快趕路比較好…」
「哪怕妳這個愛嘮叨的教授走到一半又會開始大講特講,我說得沒錯吧?」

「是是,我是比較愛念,畢竟我身為物理學的教授,不念怎麼行呢?結界大嫌者。」岡崎向紫露出了近似邪惡的笑容。
「可是妳還真行哪,原本大白天的都已經被妳講到已經變黃昏了,講了好幾個小時了,妳不怕妳的聲帶會乾澀沙啞嗎?」

「安靜,請各位安靜一下…」蓮子用著像是國外導遊解說名勝的那種語氣,向在場各位說道:「現在呢,已經是黃昏時段,這時月亮差不多也已經出來了,所以我打算現在用我自己的能力,先來得知我們目前在哪個方位,在這之間,我需要集中一下精神,請各位在旁不要說話。」

「可是,這麼做會找得到那位少女的住處嗎?」香繪提出疑問。

「這樣做才可以找得到我們應該往哪邊走啊。」應香繪提出的問題,岡崎順便說明:「順道一提,在我跟妳們講述那位少女的身世的時候,我已經感應到她所在的位置座標了,依照她目前的個性來看,她有時一整天會在她自己的家中,所以到隔天之前,她應該都不會再出去了才對。」

「不愧是前輩,」蓮子對岡崎伸出了大拇指。「不過很奇怪,既然前輩妳能感應到別人所在的位置,那照理來說我跟梅莉妳不是也都會感應到才是啊。」

「我也很想這樣子做,」岡崎隨後又苦笑著說:「但是依照我的能力限制,因為感應的距離起碼要在100公尺以上,所以我這個遠距離雷達的唯一缺點,就是偵測不到100公尺以內的可動物體,而且這個感應能力還對幽靈種族無效勒。」

蓮子聽到岡崎解說她自身的能力後,便恍然大悟般回應道:「原來如此,我都不知道原來前輩的能力還有限制的地方阿。」

「每個幻想鄉的人或妖所傳承的能力,可不一定都是十全十美的,像我就是一個例子,當然妳們的特殊能力也僅能侷限在某些用途而已,但是如果兩個人的能力組合為一的話,或許搞不好可以打破其先天的能力限制也說不定,比如說…妳跟我的能力合而為一的話。」

「所以我能了解到,我的能力能夠感應出我自己所在的座標,而前輩能夠感應到別人所在的座標,然後把自己的座標,跟前輩從別人感應到的座標,劃出路線的話,要找人也就不是什麼難事了。」

「就是這樣啦。」岡崎看著即將變成黑夜的昏暗天空,便提醒蓮子說:「就說到這邊了,還是趕快找人要緊,妳看,月亮都已經出來了呢。」

「了解。」蓮子高興地再度對前輩伸出大拇指。「那麼,前輩,我要使用我的能力囉,在這之前,也請各位不要說話,現在呢…」

在蓮子話完之後,便高舉兩手,然後雙眼緊閉,準備集中自己的精神,利用月亮的位置座標以便得知自己目前所在的位置。

在蓮子感應集中精神約數分鐘左右的時候,她的身體周圍起初會發出像一般路燈剛開啟的時候,所產生出那種微弱的白光,之後,每當隨著時間經過的時候,她自身所產生的白光則會越來越亮,直到亮度接近了像是大型投射燈所產生的那種亮度的時候…

「看來應該是結束了。」大約近半小時左右的時候,岡崎看著蓮子自身所產生的亮光突然瞬間熄滅,她感覺這就意味著蓮子應該已經感應到自身所在的位置了…

「蓮子!」岡崎這時發現到,在蓮子使用她自身的能力之後,整個身體就像是得到立即性的貧血般,不聽使喚而迫使她跪坐在地上。

岡崎上前攙扶蓮子,而當蓮子獲悉了自己所在的位置之後,便把自己所在的座標位置傳達給她。

「辛苦妳了,蓮子,妳做得很好,現在就先暫時在原地休息一下吧。」

引用

留言


發表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