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5← 2017-06 →07
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

曲外傳其叁之二「尋找目標人物 下篇」

「對不起…前輩…我沒能完全掌握好自身的能力…以致變得如此狼狽…」

面帶苦笑的蓮子躺在岡崎腳邊,想到自己引以為傲的特殊能力,卻無法完全掌握的情況下,對於蓮子來說,可說是很不甘心吧?

「沒關係,妳已經盡力了…」岡崎安慰著蓮子,並輕撫著蓮子烏黑的秀髮。

「剛才…我已經看到她的住處了…前輩接下來妳想過要怎樣走嗎…」
「沒問題,在剛才妳報給我座標之後,我已經知道大概要怎樣走了,只不過可能要走很遠的一段路,依照剛才妳報給我的座標來看,至少得要往東約十幾公里左右。」

岡崎嘴上說的「往東約數十公里」倒是說得很輕鬆,其實就在剛才她講出這句話之後,便有個人很不耐煩地發出牢騷來。

「欸?要走十幾公里啊,好麻煩喔。」講出這句話的,正好就是被岡崎戲稱結界大嫌者的妖怪,八雲紫。

其實,紫之所以會變成這樣,也不是很奇怪,對八雲一家,甚至是靈夢跟魔理沙,對她們來說算是司空見慣了。

講到造就紫這種懶散兼愛睡的習性,原因是跟她天生擁有隙間的能力有關,而且她本身的能力有些特別,她的能力有兩種移動方式,前者可以弄出類似四次元空間的境界來,後者則是可以弄出隙間傳送,簡單來說後者的功能就跟哆啦X夢的任意門一樣任意傳送,與前者不同的是,前者利用隙間進入境界之後,純粹就只是等於從原本的世界進入另一個世界而已,同時這也是紫唯一施用時空瞬移類符卡時(比如像是「紫奧義‧時空結奏跳躍」這張符卡),所需要的媒介空間。

所以對紫來說,想要去別的地方,大多都是靠後者比較容易抵達,至於抵達地點,這還得需要透過她的腦內記憶搜索之後,始終得以才能移動成功。

「不想去就自己留在這兒,妳這個結界大嫌者。」岡崎故意用斜眼直瞪紫細長的雙眼。「還是說妳想用妳的『功能』也可以,只不過,那個地方妳有可能沒去過喔,妳有把握能夠正確地移動到那邊嗎?」

「哼。」有點不甘心的紫從鼻子兩孔內哼出一口氣來。

此時,躺在岡崎腳旁的蓮子見到剛才的情況,便轉頭對紫說道:「以前我聽前輩說…說妳有冬眠的習慣…」

沒等蓮子說完,紫便接口:「是啊,我是有冬眠的習慣,只不過是冬季時節限定而已。」

「妳跟她講些不相干的事情做什麼,蓮子。」
「沒什麼啦…前輩,我只是想到,妳以前…跟我聊提到關於紫的事情,就讓我想到梅莉好像也有跟紫共同的特點…」

「傻孩子,妳想太多了。」岡崎輕柔地笑著。「不過真要說她跟梅莉有哪點相似的話,應該是她們都會放結界術吧…」

「我想也是吧…」

此時已是晚上月光高掛無雲,為了要讓蓮子安靜休養,於是她們便在原地鋪起了可以睡上十個人的大草蓆,除此之外,還搭起了比一般籃球場還要差不多大的「結界帳篷」,此帳篷的功能不只可以防風,也還可以防入侵者前來,雖說不能完全防止,不過只要有人進入此結界之後,便會發出警報,可說是相當方便的帳篷。

當然,這個玩意也是梅莉一手搭建出來的。

躺在草蓆上的蓮子,也許是本身能力使用過度導致體力低下的緣故,很快地就進入夢鄉了,其他人也都很早就睡著了,只是惟獨岡崎例外。

「今天真是辛苦妳了,蓮子。」岡崎話一說完,原本看似溫柔的臉龐,旋即馬上又轉換成了憂愁的面容。

她站起身子,並抬頭看著星空想著:「我的愛徒…妳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…才會讓妳有著如此偏激的觀念?」

起初只是一件單純的委託修理八卦爐的事,到後來演變成尋找神秘少女,並述說該位少女坎坷的經歷史,想到這裡,岡崎轉而面向正睡著香甜的紫不斷地感嘆著:「紫,要不是有妳的出現,恐怕我早就會忘了我原本當初的目的了…雖說表面上我時常動不動就跟妳吵架,打從始終如一,我都把妳當作好姐妹來看待…」

講到這裡,原本表面看起來很堅強的岡崎,在她的臉頰兩旁流下兩條淚痕。

從岡崎的心中可以知道,對她來說,明天大概就是關鍵的日子了。

「希望這次的目的可以順利達成。」岡崎剛才是如此想著,她邊閉上眼睛一邊想著那位少女的身影,然後不知不覺地,便跟其他人一同進入夢鄉了…

………

……



隔天早上。

也許這裡身在大自然,空氣自然也就很清新的緣故,在場的人幾乎都很早起來了,當然除了向來有冬眠習慣的紫例外,不過在被香繪三番兩次搖醒之後,便開始她們下一步的計畫…

「蓮子說往東直直走約數十公里就會看見了,這森林這麼大,如果順利的話,半天內應該就會到了,所以說,出發吧。」

大夥都依照岡崎的指示,往東邊的方向開始走起,雖說直直走是很簡單,不過森林裡面一堆雜草樹叢,甚至是石頭等障礙物,簡直像是在奧運會的跨障礙欄比賽一樣。 

慶幸的是,幻想鄉森林裡面住著沒有所謂的蛇或蜘蛛等等危險的生物,在這裡無須擔心是不是會有毒蟲生物來侵擾著她們。

就這樣順利在森林「橫跨」了將近兩個多小時之後…

「好累啊…沒想到這路途還真遠,早知道就不帶妳來了。」紫邊擺著臭臉邊向香繪抱怨。
「妳說的是什麼話,當初要帶我修理八卦爐的人是妳耶,怎麼能說出這種沒志氣的話。」

「唉呀…可是我就是這種體質,有什麼辦法呢?」
「唔…真受不了妳…」

「好了啦,走了這麼久的路,不只是結界大嫌者,只要是人或妖走路走久了,都一定會累的,我們就在這邊休息一下吧。」岡崎用著不疾不徐的語氣說。

「話說回來,妳現在身體還好嗎?蓮子,不舒服的話要講喔。」
「放心啦,前輩,妳看我的體格,有像是虛弱到必須要讓別人攙扶的地步嗎?」

「呵呵,那我就放心了,話說回來……咦?這是什麼聲音?」

岡崎彷彿聽到遠處有什麼聲音,便對在場所有人說:「大家先靜下來。」

之後岡崎兩眼緊閉,利用兩耳仔細聆聽了遠處的不明聲響,數分鐘後,她雙眼緩緩地張開來。

「好奇怪…」岡崎此時露出了像是見到不可思議事件的表情。「感覺好像是大砲擊發的聲音…」
「大砲擊發?」蓮子好像想到什麼東西。「難不成…是那位戰車技師?」

「哪有可能,這個時代有人在發明大砲嗎?」香繪不敢置信。
「不,按照這個時代來看,好像有此可能。」

岡崎料想到也許這個砲聲會跟那位少女有關,不過目前只是聽到聲音而已,還不敢斷定真的是不是她本人。

「不過,真的是不是她這我就不知道了,總而言之這個砲擊聲應該是偏東北方的方向,必須要先前去確認才能知道是真是假。」

「有道理。」蓮子露出像是恍然大悟後,轉變成高興不已的笑容。「那還等什麼呢?說不定那位戰車技師…呃,不是,應該是要叫學姐才是。」

「學姐?」紫擺出一副多疑的表情說:「妳跟我們說的那位經歷人生坎坷的戰車技師…竟然還尊稱她為學姐?」

「再怎麼說,她跟我都是物理學出身的,叫她學姐一點也不奇怪吧。」
「只是專攻的都是不同的類別學系而已。」岡崎再次替蓮子補充。「在我們機關這邊,機械物理學系已經很難招得到人了,因此能從機械物理學系畢業的人,可說算是特殊方面的人才,就連我都不禁有點感到佩服呢。」

「機械物理學系…被妳說得好像有多偉大一樣…」
「隨便妳怎麼想。」岡崎不理會紫的吐槽,便繼續講:「不過要緊的是,我們還是趕快到發生砲擊的地方吧,剛才在我講話的時候,已經聽到約三至四次砲擊聲了。」

「哇咧,我說岡崎,妳的耳朵是順風耳啊?」紫繼續吐槽道。
「前輩的耳朵向來可是很靈的喔,雖稱不上是順風耳,不過她能聽到約1500公尺以內的聲音喔,就算再小的聲音也是。」

聽完蓮子的說明,紫還是仍然再度繼續吐槽:「那還不是跟順風耳沒兩樣?這麼說來,假如妳跟梅莉私底下講秘密悄悄話,或許也會被她聽到囉,喔呵呵…」

「先不要管我的耳朵怎樣,總、總而言之,我們趕快走吧。」岡崎此時差點忍耐不住紫的嘲諷攻擊。

之後大夥轉向東北方的行徑直直走,在這此時可以確定的是,每向直走一段路,遠處的砲擊聲就會越來越明顯,每走一段路,砲擊聲就會變得越來越大聲,直至她們走了約差不多半小時之後…

「好像走到森林內的空地了。」岡崎察覺自己已經走到森林空地之後,剎那間,她感覺到地面有輕微的震動。

「前輩妳看,那一堆樹叢裡面好像有什麼東西在動。」蓮子看到樹林內隱約像是個銅黑色的物體在移動著。

正當那個銅黑色物體不一會現身在森林空地的時候,除了紫、香繪跟岡崎以外,當祕封二人組看到這個像車子的東西之後,不禁感到大吃一驚。

香繪見狀,便向蓮子詢問狀況:「蓮子,妳是怎麼了,怎麼會嚇得坐在地上?」
「戰…戰車…竟然是戰車…」蓮子被這名為「戰車」的東西嚇得不知所措。

「唉,只是個戰車而已,有必要嚇成這樣嗎?」岡崎面對眼前的戰車似乎不以為然。
「可是,據我所知,戰車這個東西,在好幾百年前可是在全幻想鄉最具威脅性的兵器,就算是現在的幻想鄉,也仍然還是如此。」

「妳說的這個東西我都懂,梅莉,只是光是一台戰車有什麼好怕的…」

「在搞什麼東西啊…」這時,停在岡崎面前的戰車,從艙內傳出少女說話的聲音。

同時,戰車頭頂的艙蓋已經打開,從戰車艙內爬出來,穿著白色上衣,棕色卡其褲的少女,對岡崎一夥大聲咆哮:「我說妳們!別在這邊擋路,我正好開始要測試它的性能,妳們別阻礙*里香我的工作,走開!」

「里香…?該、該不會是…」
「前輩,之前妳委託我們的目標人物,會不會就是那位少女?」

「看來應該是她沒錯…這下子我們得要小心點了…」

引用

留言


發表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