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5← 2017-06 →07
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

曲外傳其叁之四「師生之間的惡鬥」

「妳…妳的身體…居然變成透明的…」

她的身體,正逐漸地走向自我消失的道路。

「呵呵…沒想到我居然會走上這個地步…」

康娜頭一次表露出極為失望的表情,或許這是屢次大舉破壞幻想鄉,所帶給她的因果報應吧,當初她原本想說成為騷靈之後,理應可以比人類活得更久一點的。

「看來我比蕾菈還要不如啊…是吧,里香?」

里香無奈地看著康娜的形體漸漸地消失,此時她終於了解到,為什麼康娜會痛恨岡崎,甚至是痛恨幻想鄉民的原因了。

「康娜,我…我…」里香似乎好像要說什麼似的,但是話中彷彿就像卡在喉嚨似的,想說什麼卻又說不出話來。

「我知道妳想說什麼,妳一定會想說為什麼本小姐這麼討人厭對吧…而且又是精神不正常的…」

康娜話講到一半,她看到里香啜泣,不斷地啜泣,雙眼早掛下了直線的淚痕。

「對不起…」

康娜跪坐在地上,這時康娜的身體不只是變成了透明狀,她的身體也從腳下開始化成了碎屑,騷靈化的康娜壽命即將快要告終。

在康娜完全消失之時,她的臉上帶著憂愁般的微笑,直至最後,她的臉就算被化成了碎屑,她的笑容依舊還是不變,從此完全地消失在這個地方。

對里香來說,她已經不知道要向康娜說什麼才好了。

她腦海盡是想到康娜對她陳述的那些歷史,她仔細想著,追根究底,一切都是當年岡崎教授拋棄康娜不管,才會造就成這種局面…

………

……



「這樣妳們了解了吧?妳們了解我現在感覺如何了嗎?」

里香越是提到這裡,心裡面越是火大極了。

「啊,我都差點忘了,在妳們這群當中,還有一位大人物在呀。」里香指著身穿紫色連身洋裝,而且還不忘拿著迷妳扇子的那個人。

至於那個人的話,不用提應該也知道是哪位了。

「是妳吧…結界閉鎖事件的創始者…八雲紫。」

被里香點名的紫,表情倒是顯得蠻冷靜,而且即使被點名了也不吭一聲,繼續聽著里香對她的怨言。

「我還記得聽康娜講過,妳為了維持幻想鄉生態的平衡,所以自作主張地建立自己的隔離結界,害得各地都挑起了戰爭,包括人間之里,自從被妖怪們蹂躪之後,住在這裡的人們死的死,傷的傷…妳說!擅自建立起這種虛幻結界的妳而言,究竟有什麼好處?」

里香越講情緒越是顯得激動,但是在一旁的紫仍然還是保持沉默。

「怎樣?不說話嗎?這就表示妳承認妳自己的罪行喔?神隱的主犯者。」

此時默不作聲的紫終於開口了。

「我這麼做,也是為了幻想鄉好…」
「所以就可以這樣做囉?真搞不懂妳們把人類當什麼了?」里香迅速反擊。

「我才要問妳,妳把幻想鄉當做什麼了?」

面對紫如此嚴厲的一句話,周圍的氣氛完全沉默了下來。

之所以紫會這樣說,只因為這是替幻想鄉的未來設想,而且地球上人類近代的文明發展,使得居住在幻想鄉人類日漸增多,有鑑於此,為了要防止幻想鄉的種族比例失衡,她不得不做出這樣的決定。

紫當下認為,幻想鄉是個世外桃源,所以她不希望有任何人類破壞這裡的環境,也不希望打擾妖怪,幽靈,甚至是其他種族的居住地…誰都不知道普通人一旦碰上妖怪,不是被吃就是頂多很有可能會被打死的那些料想不到的情況等等。

「妳的心情,我也很了解,畢竟一旦佈下這種結界,就必需要承擔這種後果,但是將來換得的,卻是幻想鄉人類以及生物們的安全,不是嗎?」

紫所訴求的,就是保持幻想鄉生態間的平衡,同時還能讓這裡,變成連人類都可以安居樂業的地方。

「講得真好聽…」里香無情地冷笑。「人間之里現在就變得很亂了,妳竟然還能這麼安心地待在這塊土地上?」

「夠了吧,里香。」這時岡崎站出來說話了。

「哼,又是妳啊…怎麼,妳是站出來要替她說話的是不是?」里香無情地對岡崎嘲諷著:「妳拋棄了康娜,哼,這算是妳那秘封二人組口中為人公正的好教授嗎?」

「妳…」岡崎似乎想說什麼,但此時卻是閉口不談,而且還神情落寞地退到紫身後。

「怎樣?不說話啦,看妳的臉色,不用我說這一切都是事實了。」

「是事實又怎樣?」看來一旁的蓮子已對這位「學姐」的行為而大感失望。「前輩這麼做一定有她的原因,妳別因為妳的那位朋友離妳而去,就在那邊抱怨些有的沒的。」

「啊?」里香的目光移到蓮子身上。「妳是岡崎教授的學生?哼,教出來的果然沒什麼教養,啊對喔,畢竟是岡崎教授啊。」

蓮子聽到里香的這番話,不由得咬牙切齒。

大概是蓮子被里香剛才的挑釁行為氣到不行,所謂佛也發火,平常就不太愛發脾氣的蓮子,這回她終於被里香的幾番挑釁,而逼到瀕臨爆發階段了,她從裙子左旁口袋裡拿出銀白色的符卡後,突然不顧一切地朝著里香衝去。

「蓮子!」

岡崎見狀,呼喊著蓮子「對方很危險,不要過去!」,但對於怒氣值已經達到臨界值的蓮子來說,無論怎麼呼喊,都已經沒用了。

「哦,想跟我戰是吧?既然這樣,那我就陪妳慢慢玩!」

此時蓮子不知道,里香其實是個很好戰的女孩,關於這點當然岡崎也早已經知道了,在里香碰到她們以前,曾有經歷參與數次的幻想鄉戰爭史,加上過去參與的戰爭紀錄中,幾乎都是使用普通路上型戰車,因此想要不被打敗倒也蠻難的。

里香關上戰車艙蓋,顯然她的戰意正隨著怒火而上升。

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──────!」

蓮子同樣也是怒氣沖沖地,直往里香所在的戰車衝去,戰車的砲口快速地對準蓮子的方向,這時「碰!」的一聲,岡崎看到砲口好像射出了什麼東西來。

「是砲彈!危險!」岡崎看到砲彈正朝蓮子頭上落下之時,這時候…

「什麼?」在戰車艙內的里香大吃一驚。「怎麼可能?幻想鄉居然會有這樣的能力者…」

「妳還想再繼續鬧下去嗎?」

蓮子這時突然停下腳步,差點撞到面前突然現身的那個人。

「紫?」
「放心吧,我剛才把她的砲彈給吞下去了。」紫張起她手中的扇子,面帶微笑地說。「妳們都還是小孩子,不適合大人們的戰爭,這個就交給我吧。」

說完,紫抱起蓮子的身體,迅速地退到岡崎一開始站的這個地方。

「想撤退?門都沒有!」顯然里香不把眼前的「敵人」擊退,是不合乎她自身的風格,當她事先已完成好砲彈裝填,正準備射擊程序的時候…

「OPEN。」紫收起扇子,不一會兒就聽到了砲彈擊中地面的爆炸聲。

砲彈砸中地面所產生的衝擊波,對她們來說可說是非同小可,於是岡崎趕在爆炸的瞬間,召喚出兩架名為「草莓十字架」以擋住砲彈爆炸時所飛落的碎片。

「各位都沒事吧?」
「還好岡崎的身上有耶穌的擋箭牌,要不然我們真的會被吹飛了。」紫笑著說。

「都到了這個時候妳還開玩笑,妳這個大嫌者!」

砲彈爆炸之後所造成的塵土飛揚,讓她們看不見對面戰車的情況,等過了約莫時間,漸漸地看得到對面戰車身影時…

「看來對方的戰車可真的做得精良啊。」見到戰車模樣的紫依然是不為所動。「欸…虧我還想出這套辦法的說。」

紫口中講的這個辦法,其實也只是用她自己本身的能力,在里香的砲彈發射後那瞬間,紫早已經算好她會這樣做,所以就設下了隙間,讓砲彈進入隙間裡面,等到里香準備再次要開砲的時候,隙間開啟,正巧也讓射擊中的砲彈砸中了里香的戰車…

不過看這個樣子,似乎是沒什麼用,紫見對方戰車的模樣,除了戰車後方有個微大的凹洞之外,其餘戰車的外觀依舊是沒什麼變。

「看得出來應該是打偏了…」蓮子推測道。
「是這樣嗎?」

無論是砲彈打偏還是設下的隙間角度有偏,只要能讓敵人感受到其威力就好。

不過不知道是打出來的砲彈太有威力,還是擊中後的衝擊波太強,她們還看到一旁的梅莉就像縮頭烏龜一樣縮在樹下,而且還一直不斷哭嚷著「好可怕」…

「看來她可能沒見過真正的戰爭…」
「我也有同感。」對於蓮子的說詞,紫再也同意不過。

「哦咳…哦咳…哦咳…」

這時候戰車的艙蓋打開了,只見里香半邊的臉變得烏漆抹黑的,就只差頭髮沒有變成爆炸頭而已。

「有意思…」但是里香仍然還是怒火中燒。「妳們要玩,就陪妳們玩到底!反正我的戰車還沒壞,還可以動,妳們這些不想活的鄉民們就儘管來吧!」

「哦,儘管來啊?很好,我也樂意奉陪。」

正當紫如此豪爽地接下里香的挑戰帖時,一旁的岡崎卻阻止了她。

「慢著。」
「妳在做什麼,岡崎?」

「我拜託妳,讓我來當她的對手…」
「啊?」

被岡崎拉住袖套的紫,聽到岡崎要讓她作里香的對手,臉上顯得有些不悅。

「我知道妳剛才也為了佈設幻想鄉結界的事而氣,不過再怎麼說,她畢竟也是我的學生,拜託了,讓我去跟她講好嗎?」

兩人之間沉默一會兒,紫好不容易開口:「真拿妳沒辦法,要是覺得戰不過的話,就跟我講一下喔。」

「謝謝妳。」岡崎含淚笑著點頭。

岡崎面對里香駕馭的龐大戰車,隨後她再次召喚出兩架草莓十字架,一邊是教授,一邊則是過去曾經受教授照顧的學生,看來師生之間的關係,惡鬥將已經無法避免…

引用

留言


發表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