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5← 2017-06 →07
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

曲外傳其叁之五「事實的真相」

「看樣子妳都不願意向我妥協嗎…里香?」
「我們之間已經沒什麼好談的了,妳想要打的話就隨時向我打過來吧。」里香以不屑的眼光目視著岡崎。

師生兩人的目光互相持續注視著,在這種場面之下,雙方之間彷彿是隨時要開打一般,瀰漫著一股令人緊張的氣氛。

話雖如此,但岡崎遲遲不肯出手,里香耐不住性子,向岡崎狂吼:「怎麼了?妳以前不是很強的嗎?啊?」

其實岡崎是顧念在里香本是師生之間的關係,所以才會遲遲不敢出手吧?就算里香受到了康娜的影響,導致已經淪落到必須與師生決一死戰這種局面,但岡崎始終也是替自己的學生們著想…

「既然妳不向我出手,沒關係,憑我一人之力照樣可以把妳解決掉。」

里香關上艙蓋,然後將戰車砲口瞄準岡崎的身體,而且時時不忘帶著冷笑的語氣說:「一切都結束了。」

之後只聽見「碰」地一聲,從砲口內發射出來的砲彈正準備致岡崎於死地。

「難道說…?」看到岡崎憂愁的表情,紫猜想到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樣的情況了。

此時岡崎沒有做任何閃躲的動作,從發射後不到兩秒鐘的時間,大砲轟隆一響,毫不留情地砸在岡崎身上。

「前輩!」
「岡崎前輩!」

蓮子跟梅莉被這種突如其來的局面嚇得不知所措,難不成身為物理學教授的岡崎,真的有那麼簡單就被一個學生給解決掉了嗎?

就在等塵土煙霧完全散掉在即,眼前的情景卻令坐在艙內的里香感到不可置信。

「怎麼可能,明明確實已經打中了…這不可能啊!」

「前輩好厲害!」
「真是太好了,前輩。」

里香意識到岡崎有著不簡單的實力,只見她雙手拿著兩架草莓十字架,而且是個什麼都能防禦的十字架…

「難道妳就因為這個小小的誤會,非得要對上我不可嗎?」
「事實不就是這樣嗎?身為教授的妳,為什麼要拋棄她於不顧呢?」

「因為那時候我去幫忙平息戰爭了…我想妳應該沒聽說過,我把康娜寄放在別人家之後的實情吧…」

既然都到了這個地步,岡崎認為該把這一小段的真相告訴給里香的時候了。

………

……



自從岡崎把年幼的康娜寄託在人間之里內的某位友人住家之後,便開始往博麗神社的目標出發,據從友人打聽到的情報表示,在八雲紫隔離結界事件中,最初架起結界的發源地,正好是博麗神社這塊地方,眾妖怪們發現到這點,於是結合眾妖之力,想盡辦法不要讓這結界一直持續下去。

可是,就算是平凡的妖怪,她們終究還是想得太天真了。

因為昔日的博麗神社,不只有實力強大的先代巫女,還有在幻想鄉內不凡的妖怪──八雲紫,一同守護著這塊被視為結界起源的地方,正因為如此,這幾天也是因隔離結界戰爭當中,唯一戰亂次數最為繁頻的地方。

自從隔離結界戰爭開打以來,她們就擊退了不少的妖怪。

過了幾天之後…

「是這裡嗎…博麗神社的所在地…」

岡崎雖然可以看得到神社的龐大建築物,但她現在只是在神社階梯下而已,想要幫助擊退妖怪就必須爬上這層階梯才行,只不過光是站在通往神社階梯前,就明顯聽到了許多彈幕炸裂的聲音。

岡崎迅速爬上通往神社的階梯,用不到幾分鐘便看到了神社的真實面目,但是她在眼前看到的竟然是…

「這是何等厲害的戰爭啊…」

殘破的神社,以及地上被掀起無數的磚瓦,岡崎眼前看到的,正是紫與先代巫女兩人──跟無數個妖怪對立的戰爭,與其說是無數個,其實仔細數數大約才幾百位上下而已。

能夠出動近百位妖怪,想必這兩位的實力一定不簡單吧?

當時八雲紫還不認識岡崎這號人物,所以即使當紫瞄了岡崎一眼之後,很快地又把目光轉移到眼前的妖怪身上。

岡崎見識到紫本身的強大實力,打算想跟她共同攜手戰鬥。

「喂──妳就是八雲紫吧?」
「有什麼事嗎?」

大概本身還處在戰鬥狀態的緣故,當紫答腔的時候連看都不看岡崎一眼,持續專注眼前妖怪們的一舉一動。

「妳如果只是來這裡純看戲的,不好意思,請妳滾回人里,與其來神社這裡,不如幫助那些受苦受難的人們還比較實在。」

就在紫說完這番話時,某位妖怪冷不防地從紫的背後,丟出許多像籃球般大的粉紅彈的瞬間…

「危險!」

「鏘!」、「咚!」不斷的聲音從紫耳後傳來,她轉頭一看,那個從背後保護她的,正好就是手持草莓十字架的岡崎。

「這樣妳還會認為我是來這裡看戲的嗎?」
「看來似乎是我誤會妳了…我還以為妳只是來這裡純觀賞的。」紫一改對岡崎的態度。

「純觀賞?」
「當初在戰爭開打的時候,在神社祭拜的人們,雖然有的逃至安全的地方,但還有人來這裡觀賞我們的戰鬥哪…」

講到當時的情況,紫大嘆不已:「都已經叫他們先趕快逃走了,偏偏這群人就不聽,搞到後來有些人被妖怪的彈幕打死…該怎麼說呢,他們真的是沒什麼危機意識…」

「現在不是聊天的時候…紫,還有哪個女的,我知道妳們還有很多沒講完的話,但請妳們把這裡的妖怪完全擊退之後,妳們要聊多少都沒關係。」

「說得也是呢。」
「既然先代巫女都這麼說,都特地千里迢迢來到這裡了,不用想也知道自己該怎麼做了。」

在擊退妖怪的任務中,兩位實力高強的大人物──再加上岡崎中途參戰,為這個團隊更是得以如虎添翼。

先代巫女的夢想天生,紫的結界與隙間絕招,岡崎的十字架反擊,當這場戰鬥進行至約莫半小時左右,有的妖怪不是當場被擊退,就是見識到這三位的實力,不知道逃到哪去了,結果妖怪們的侵略神社作戰終究是以完全失敗收場。

在戰鬥之後,三人們一同坐在神社後院下,喝著先代巫女所泡的茶。

「看來妳的身手很不錯嗎。」紫對於岡崎的戰鬥技巧,不禁讚嘆一番。
「彼此啦,呵呵。」

「話說回來,雖然妳認識我,但我還不曉得妳是何方神聖呢。」
「敝人是岡崎夢美,真要說起來…我只是幻想鄉的村民而已啦。」

「真的是這樣嗎?妳應該不是普通的村民而已吧?」
「是真的啦,總而言之,還請多多指教。」

說自己是普通的村民,對紫來說,雖然騙得了一時,但卻騙不了一世。

其實紫當初跟岡崎結為好友之後不久,便暗中稍微對她調查一下,才知道她是「機關」所屬,也就是專門培訓物理學系列科目的學校教授,過去紫曾經有一天因為岡崎隱瞞教授身份這件事情,而跟她大吵了一架,之後雖然兩人之間的友情不再比當初認識的時候還要好,但至今兩人仍然還是保持著普通好友的關係。

只是在那次事件之後,她們兩人的關係同時也變成了勁敵之交…

………

……



「事實就是這樣。」

岡崎原本雙手拿的草莓十字架,在經過她的唸咒處理後,兩架十字架瞬間變成像鑰匙圈一樣的尺寸,然後收進裙子右旁的口袋。

如此這樣的舉動…該不會她打算要跟里香試著和解吧?

「這傢伙…又要去送死了是不是?」

之所以紫會講出這樣的話,其實也是理所當然的,舉例來說,如果敵人在遠處手持著步槍,但面對敵人的時候,自己卻放下槍來表示想要表達和解之意,在這種狀況之下,誰都會認為這樣的舉動等於就是跟去送死沒兩樣吧?

在場的人們原以為真的會演變成這樣的狀況…

「我該說是我誤會妳了嗎…?」

里香打開戰車艙蓋,接著從艙蓋內爬出來,並在盤坐姿勢坐在艙頂上。

「要讓我相信妳的證詞,很簡單,人證?物證?」看來里香似乎是很難相信岡崎的說詞。「妳那套說法我哪知道妳是不是編出來的。」

「我可以作證。」跳出來替岡崎作證的,正好是昔日的勁敵,八雲紫。「有我做人證,這樣就夠了吧?我可以證明當時跟我一同參戰的,正是岡崎沒錯。」

「還有岡崎,妳把那個東西拿給她看。」紫似乎是要叫岡崎拿出什麼東西來。
「欸?什麼東西來著?」

「別裝蒜了,當初妳在神社認識我之前,妳不是跟那位叫什麼…好像叫康娜吧,不是互相交換雙方己有的信物嗎?」

里香一聽到紫說的這番話,臉上的表情由原本的嚴肅轉變為驚訝的眼神。

「信物?」
「別跟我說妳完全忘記了…當初是我們倆剛認識不久的時候,這些種種往事,全部都是妳告訴我的…不是嗎?」

從岡崎的表情來看,她好像完全想起那一小段的回憶。

那段往事,也是隔離結界戰爭剛發起的那時。

還記得康娜曾經當時對里香講過的,岡崎為了不讓自己跟康娜捲入這場戰爭,而逃亡至森林內某間破茅屋定居的這段情節嗎?

當時康娜曾經因戰爭使洋房被炸毀的那件事,導致跟岡崎相處地不是很融洽,雖說如此,但唯一能夠依靠的,除了岡崎,再也沒有別人了。

岡崎知道康娜因她的住居被毀這件事而對她有所不滿,於是她向康娜屢次承諾,並說「我一定會保護妳一輩子的」,不久之後,康娜終於向岡崎打開心防,並且她們互相交換信物,以作為這次承諾的保證。

但自從岡崎把康娜送去友人那段開始,康娜便認定岡崎是個不守承諾的人…

「康娜一生中最心愛的鍊子…以前我跟康娜立下承諾時所交換來的信物。」

岡崎高舉著手,並拿著康娜的鍊子,同時她也向里香說明,這個東西,就是自己發誓要盡全力保護康娜的最佳證明。

就這樣,里香要求的人證跟物證,一切有如像安排好似的出現在她眼前。

「如果妳到現在還不信的話,妳仔細看這鍊子主體的部份,就知道我說的是否為實話。」

等岡崎說完這句話的時候,里香才發覺到膝前好像放了什麼東西。

那是岡崎丟的。

而且丟給她的,正好就是剛才那條鍊子。

里香拿起手中的鍊子一看,只見她看了這鍊子之後,表情比剛才還要更為凝重,此時的里香終於了解到這件事情的重點。

那個鍊子,正面鑲著康娜的個人照,而鍊子反面,則是寫著「康娜」兩字,或許這就是讓里香相信岡崎說詞的關鍵吧。

「里香,我知道妳痛恨戰爭,妳也為了我過去的作為而生氣,但那都已經是過去的事了,雖然這個時代,種族之間的戰爭是無法避免的,不過我們也還是要努力地活下去啊。」

「唉呀唉呀,妳這個小女孩,妳看妳跟教授之間的誤會,真的有這麼深嗎?也不去查查這其中的真相,就一口咬定是岡崎的錯。」紫附和著。

岡崎跟紫的這番話,讓里香深深覺得…彷彿這是一場誤會般,這場誤會,不僅傷害了許多人,包括曾經她過去以來,最為敬愛的岡崎教授…

這時里香從戰車上跳下來,並慢慢地走到岡崎面前。

「岡崎教授…!」

不知何時,里香早已淚流滿面,並在眾人面前跪坐著。

「我想重新拜妳為師…」

里香真心地懺悔,讓在場的每個人總算是鬆了一口氣,老實說,能夠以和解收場,好歹這也算是個完好如初的結局吧?

「傻瓜…」岡崎笑著說。「妳原本就是我的徒弟啊…」

隔了許久的時間,在經過這次的事件,原本師生之間的誤會,在岡崎不斷盡力解釋之下,終於才得以化解,同時師生兩人之間的關係,也再度地跟以往一樣重修舊好…

引用

留言


發表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