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5← 2017-06 →07
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

十二曲「造訪文文報社」

一群人步入妖怪之山爬坡道的期間,雖然靈夢跟魔理沙已經先提早一步飛去文的住所,但另一方面,愛莉絲與香繪這邊…

「要不要我揹妳?看妳一副氣喘吁吁的樣子。」
「不用了…我還可以的…」

雖然魔法使壽命天生就比人類還要長個幾十年,但其代價是魔法使天生的通病,體力上不如人類,所以跑步只要跑不到500公尺…就會像剛才愛莉絲那樣,正是所謂先天性的體質不良吧。

「真的不需要我揹妳?」

現在從愛莉絲的臉上可以看到,那種如此痛苦萬分的表情,可見她已經快要超出本身體力的極限了吧。
「呼、呼…好累…累到心臟好像快要炸開了…」愛莉絲一屁股猛坐在爬坡道的斜坡上。
「我就知道,妳的體質果然不適合用來爬山,這時候選擇讓我揹妳不是更好嗎?」

「比起這個,我寧願自己用走的…」愛莉絲顯露出了她的逞強個性。「就算走不動我也會用爬的,放心好了。」

不過看到愛莉絲這個樣子反而讓香繪難以安心。

「妳喔…難怪連魔理沙說妳是個很堅強的人形使…」
「表面上是很堅強沒錯,不過其實我內心一點也不堅強。」愛莉絲邊歎邊苦笑著。

「內心是要經過外在的磨練才會成長,雖然遇到逆境時自己要懂得能屈能伸啦。」
「妳說得是沒錯啦,不過…這種逆境我也不是事先沒想過。」

話完,愛莉絲雙手伸向裙擺間的兩側大口袋,只見她一口氣拿出約五至六個自己親手做的迷妳人形…

「那個…妳拿出人形是要做什麼的?」

還沒完,她再從胸前隱藏口袋中拿出了一個人形…跟那堆迷妳人形不一樣的是,那正好是她最常攜帶,也是人形使助手之一,上海人形。

「待會妳就知道了。」

於是愛莉絲對上海人形施個自由限制解除的咒語後,瞬間那刻,上海人形就像是真正活生生地人類般,不必透過愛莉絲的人形操縱線,自己可以靠著部份僅有的意識自由活動。

「照我的囑咐,妳先飛去靈夢那邊,跟她轉達說我跟香繪稍後晚點會到,知道嗎?」

……



「喂,鴉天狗文文,在的話請答覆啊……沒人在嗎?」
「八成又是在外採訪了吧?真希望她不會忘了我們委託的事才好呢。」

同一時間,靈夢與魔理沙這邊早已抵達了文文報社門口前,這時候的太陽已經要下山了,妖怪之山境內的烏鴉一直不斷地聒噪著,充滿了各種使人煩躁不安的不協和音。

「山裡的烏鴉又開始聒噪了,真煩。」魔理沙似乎蠻討厭烏鴉的鳴叫聲而抱怨著。
「這有什麼辦法,這裡是鴉天狗一帶的地盤,會有大量烏鴉出沒也是裡所當然的,尤其是…」

『呱─呱─呱─』

「尤其這裡又是文的活躍地帶,所以妳再怎麼討厭烏鴉,也只好忍耐了。」

『呱─呱─呱─』

「妳說得也是啦…只是我怎麼好像聽到另外一種不協和的雜音?」
「會嗎?大概是妳的錯覺吧。」

『呱─呱─呱─喲─』

「妳聽到了沒?」
「什麼聲音,我只聽到大量烏鴉的呱呱聲而已。」

『呱─呱─呱─笨蛋─蠢蛋─』

「妳難道沒聽到?我是真的聽到了喔,剛才還聽到有人『笨蛋』、『蠢蛋』一直喊的耶。」
「妳煩不煩啊?天上哪有烏鴉會直接喊人類會講的語言…」

只見她們兩個不自覺地抬頭往上看。

『呱─呱─呱─笨蛋─蠢蛋─』

「喔喔,被我找到報社記者射命丸文了。」
「小心我用夢想封印退治妳喔,妳這隻蠢天狗!」

……



「我是不是該收回剛才我講的這句話?」
「妳自己還不是講說『遇到逆境時自己要懂得能屈能伸』,所以遇到這種事也不能硬碰硬啊對不對?」愛莉絲笑著說。「至少妳也可以不用揹我了,這不是一舉兩得嗎?」

「話是這麼說沒錯啦…」香繪一臉難以置信。「不過妳這樣使役妳的人形,讓她們拖著我們兩個人在坡上滑行,這樣好嗎…」

香繪跟愛莉絲的兩手皆拉著人形操縱線,而拖著她們的正好是愛莉絲剛才拿出的一堆自製人形。

「放心好了,」原來愛莉絲早已想好了對策。「用我的蓬萊人形,保證沒問題,而且加上妳是半人半靈,所以以妳的體重只要用到兩個人形在上坡拖行就綽綽有餘了。」

「呃,問題不是在這吧…」

香繪面有難色地說,與其一開始走路,倒不如一開始拿出這種所謂的「人形拖行法」不是更好?非得要把自己搞得這麼累才拿出這種方法…

「人形體力也是有限的,又不是在體內裝了顆電池。」
「是這樣嗎…」

……



晚十八時,文文報社。

「好久不見,靈夢,還有那位…『蘿莉沙』。」

文看到如此小女孩化的魔理沙,口裡不禁「咯咯咯」地暗笑著,心想小孩化的魔理沙看起來真是可愛呢。

「別笑了,妳們的竊笑我都聽到了。」

連靈夢似乎也在偷笑───看來「蘿莉沙」這個字眼好像戳中她的笑點似的。

不過靈夢馬上再度變回平常的臉色,清清口裡的咳痰,並把手裡拿的上海人形一股腦地往魔理沙的懷裡塞。

正當魔理沙還來不及反應,靈夢首先先提正事:「等愛莉絲她們來之前,我就先開門見山地說吧,有關於霖之助的事…妳有沒有查到什麼線索?」

「呵呵。」文一臉笑著說:「我就在等著妳問這個問題!妳知道嗎,昨晚我跟椛一起去六十目坡樹林暗中採訪的時候,意外地拍到兩張關鍵性的照片。」

此時文在裙子口袋裡拿出兩張照片,其後攤在桌前並用說明的口吻道:「這張是我疑似拍到像是飛行物體的照片,據說可能是飛空艇一類的。」

「我什麼也看不清楚啊,都是一片黑黑的。」
「我也是。」

「都差點忘了,妳們先等一下。」文起身把門口旁的燈座開關調暗。「這樣就可以了,這張照片其實是夜拍照片,必須要把室內燈光調暗點才有可能看得到夜拍照片裡的東西。」

「看起來好像木造船…」靈夢對這拍到疑似飛空艇的照片充滿了疑問。
「我問了在這附近的鴉天狗群,聽說這船以前好像是個寶船…」

「寶船!」靈夢聽到這個字眼,眼睛為之一亮。

「呃,先靜下來吧靈夢,我知道妳神社很窮,經常出現赤字…」文繼續闡述這張照片的線索:「雖然它似乎是個寶船,不過那也只是個傳說而已,據情報,它最初出現的地方,正好是連妖怪幽靈都會懼怕的地方。」

「連妖怪幽靈都會怕的地方?」兩人齊開口道。

「我前幾天不是有寄信給香繪,說那個嫌犯目前剛好在閻魔所在的地方作亂,導致那個地方淹大水…」

「三途川!」兩人再度齊聲開口。

「沒錯,就是那裡,其實那個三途川淹水事件,不久之前我有找在當地工作的死神小野塚小町問過,她確定引起這場異變的嫌犯不只一個,而且她還看到河川旁有遺留的背包。」

「遺留的背包?」

「而當我發現這個遺留的背包時,卻令我大感吃驚,因為看到這個背包,我猜不用想也知道是誰了…」這時的文臉色鐵青,貌似好像有什麼話想說,可是卻又講不出來…

就在這時,報社的木門被打開了。

「我回來了,文大人。」開口的正好是目前在妖怪之山擔任守衛一職的犬走椛。「還有我帶她們倆來了,這兩位想必是博麗巫女認識的好友…咦?」

椛看到文兩手撐在桌上的模樣,讓她似乎認為文好像有什麼心事掛在心裡沒講。

「妳怎麼了,文大人?」
「不,沒什麼事,倒是妳回來了,先泡杯茶給她們招待一下吧。」

「用我的茶葉泡就好了。」靈夢拿出不知道從哪A來的茶葉筒。「我習慣喝這口味的,麻煩一下。」
「沒問題。」

椛從手中接過靈夢拿的茶葉筒後,便走向後面的廚房。

「妳什麼時候有隨身攜帶茶葉筒的習慣了…」雖然文當場吐槽了一番,但其實心裡最在意的正是魔理沙,因為靈夢這種習慣畢竟她還是第一次看到。

「平常的習慣而已,別在意。」
「不,妳哪時候有這種習慣了,更別說是妖怪退治…」這次是換魔理沙吐槽。

「對喔,文,妳不是想說那個原先背包的主人是誰?」
「唉,講了妳們可不要被嚇著了。」文大嘆道。「這個嫌犯正好跟我同住在妖怪之山,而且恰巧的是,她的居住地也正好在六十目坡樹林內…特徵頭戴藍色帽子,髮型藍色綁兩邊馬尾,習慣手拿小黃瓜…這些特徵如此來得巧也正好完全符合,這根本就不用想就已經確定是誰了嗎。」

「是誰是誰?」在場四人都等不及要讓文揭曉正確答案了。
「妖怪河童科技工業的成員,河城似鳥。」

「耶?」
「這人是誰?」
「怎麼似乎是不太熟識的人…」

在場的人好像似乎都不太認識這號人物,但唯有一人例外。

「我想起來了…」開口的正是魔理沙。「妳忘了那次守矢神社的宴會嗎,靈夢?」
「妳說那個從外界飛來的神社喔…有點沒印象了…」

「其實我也有參加這場宴會,」文插話道。「那時我跟似鳥是舊友之交,一同參加這次守矢神社親自所舉辦的宴會,只不過許久不見一段時間,她怎麼會做出這種事來…」

「只要是妖怪什麼事都會做得出來的,別難過了。」靈夢說道。「既然異變主還逍遙法外,我們就把她抓來這裡吧。」

「欸?現在就去?」魔理沙不解。「這麼晚了妳還要去退治妖怪喔…」
「不然呢?妖怪退治不分日夜,妳不要去的話就這休息好了。」

「我去我去─」
「妳還是留在這會比較好,免得會造成大家的負擔。」愛莉絲說。

「不會啊,我用我手中的迷妳八卦爐就可以退治了,真是輕鬆又簡單。」

在場聽到魔理沙這番話,所有人的臉一致不約而同地露出了苦笑。

「要是妳能夠輕鬆退治的話,我看我大概不用一分鐘的時間,就能夠不用符卡而親自用拳腳解決了吧。」靈夢吐槽道。

「我知道妳們很想趕快出去退治我朋友,但起碼先來看另外一張照片後再走吧,」文說道:「我剛剛有講過,三途川事件的嫌犯不只似鳥一人,而且還另有共犯,而這張照片拿去給小町確認過,應該就是這個人沒錯。」

靈夢拿起另外一張拍攝的夜拍照片,只見這個女孩身材姣好,不過不一樣的是,她好像揹著什麼龐然大物在她背上。

而講到這個不尋常的龐然大物,文似乎是已經知道這是什麼東西了。

「我猜得沒錯的話,那好像是船停泊在岸上所用到的錨。」
「大錨嗎…真不可思議,而且她還穿著水手服呢。」魔理沙說。

「真的耶,她的確是穿水手服說。」
「這個妖怪看起來感覺真特別…」
「白白都是妖怪有什麼好特別的。」

「可惜的是,詢問附近鴉天狗們的結果,她們對這張照片的人物身分詳細皆一無所知,所以要想知道她的身分,也許得要靠妳們找到我的老友才行呢。」

「既然知道了那還等什麼呢?我們快走吧,靈夢。」
「是是,就只有妳這個人間魔法使等不及想要趕去退治了…」靈夢嘆道。

過去跟文是老友的河童河城似鳥,這次已經被靈夢一群人列為退治名單了,至於穿著水手服,揹著大錨,同樣也被列為退治名單的未知人物,究竟有什麼隱藏的未知能力呢?

在妖怪之山的夜間妖怪退治作戰,正於文文報社內悄悄地展開…

引用

留言


發表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