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5← 2017-06 →07
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

十四曲「聖辇船之戰 ~ Debate Philosophy.」

說是這艘浮游艇很巨大,其實以它的大小來看,大概只有約半個大型觀光遊輪這麼大而已,但其船身前方的空曠區域,村紗認為至少已足夠在這做單挑式的彈幕戰鬥。

「怎樣?這裡這麼空曠,這可是某位恩人送給我的禮物喔。」
「廢話少說,還不趕快進行戰鬥。」

「妳還真是個急性子,唉,話先說在前頭,我可是完全不會放水的。」
「妳說的這些話,我可是從很多向我挑戰過的妖怪那聽過好幾遍了。」
「哦是嗎…那麼關於這場彈幕戰鬥,我們來做個打賭,只要我贏了的話…妳就要跟我走。」
「跟妳走…?」

「是的,妳必須要永遠待在我身邊,然後協助我尋找這位送我船的恩人。」
「啊?妳要找妳的恩人關我啥事啊?」

「沒辦法,似鳥都被妳們的人帶回去了,當初她承諾如果那個叫什麼…好像是孢子量產計畫吧,如果成功的話,就要協助我找尋那位恩人,但以現在的情況來看,也只能抓妳來幫忙了。」

雖然靈夢看到村紗的處境確實是有些堪憐,但她心想,既然都走到這麼地步了,那麼絕不能讓這幽靈在幻想鄉內為所欲為,更何況在調查計畫當中,把她帶至文文報社進行調查也是其任務的重點。

「妳的條件我大概都知道了,不過,要是我贏了…妳必須馬上跟我回文文報社。」

在雙方的勝敗條件都開立完成了之後,接下來就是進行彈幕戰鬥了。

「準備好接我的船錨攻擊了嗎?那就開始吧!」

村紗話才剛說完,她手持的船錨以打擊棒球般的姿勢丟出,其丟出去的船錨正好不偏不倚地對準靈夢的身體。

雖然村紗對自己丟船錨的命中率本來就很滿意,但靈夢本身也不是個省油的燈,靈夢見眼前向她丟來的船錨的那瞬間,馬上輕而易舉地就躲開了,而那個船錨隨後砸中了甲板上的護欄,神奇的是,這個看起來像木製的護欄,被其大錨這樣一砸,居然沒有應聲碎裂。

「很不錯吧!這個船怎麼砸也砸不壞,所以這艘船即使在大海上永遠也不會沉,會沉的船都是些無能的人類所做出來的船而已。」

無論村紗的伸縮式船錨再怎麼砸,但由於受限於重量,以及只能直線投擲的缺點,砸了好幾次就是偏偏砸不中她。

「妳能這麼想,我只能說你的想法真的是太膚淺。」
「不是這樣嗎?人類做出來的船反正最後一定都會沉不是嗎?」

「人類造出來的船不可能會做出絕對不會沉的船…當初被束縛在海裡的妳有沒有想過?」
「海裡…?妳知道我的身世…?」

「誰知道,我只是聽妳這樣說,就猜想妳生前一定受到沉船之難而變成幽靈之類的吧。」
「妳說得沒錯,我生前的確是因沉船而死,死後以幽靈身分困在海裡…」

村紗一臉落寞地講到她以前的往事,這個往事,也是她死後作為幽靈後不久的回憶。

當初困在海裡的她,曾經一度差點被僧侶們所退治,就在她為了保護自己,而使用自己的能力打翻那些僧侶們的船後不久,她看到有位面貌看似不凡的僧侶,毫髮無傷地飄浮在這大海上,那個人便用她的法力造出了一艘船,並且協助她脫困在這漫遊無邊的大海上,後來村紗便稱呼這個人為恩人,至今仍在尋找該恩人的下落…

「我之所以要找那位恩人,就是為了要報答她的恩情,只是連條線索都沒有…」
「就跟妳說妳要找妳恩人那都是妳的事,我這邊可是有我的退治工作要執行呢。」

「呵呵…沒關係,反正只要打敗妳,到時妳真的就必須要跟我走了。」

村紗露出一絲微笑,並且從口袋裡拿出了淺藍色的符卡。

「作為一位幽靈船長的基本能力,首先就是要把人類作的船給擊垮…正確來說應該叫『擊沉』才對。」


【轉覆‧擊沉之錨】


在村紗宣告符卡的同時,她手持的船錨正發出閃爍的藍色光芒。

這個船錨之所以會發光,其實就是受符卡力量加持的特徵,加強的不只本身的力量,其船錨投擲的力道也會一瞬間變得很強。

在發動符卡完成之後,她再度以同樣的投擲方式把手上的船錨丟向靈夢,只不過在其發動符卡後的模式,可說是非同小可…

「好危險…!」靈夢驚覺到對方投擲船錨的速度,比發動符卡前還要快上兩三倍。「這就是符卡的力量嗎?真有趣。」

靈夢冷笑了一下,在這此時她考慮著要不要拿出口袋裡的某張卡片,但這卡片對她而言,卻也是某人送給她,也是形如王牌…總之就是張很珍貴的卡片。

「算了,面對這種鱉腳的符卡戰,根本無需使用強化卡的必要。」

靈夢認為,面對如此程度的妖怪,首先該是要讓自己完全展現以前練天霸風神腳那時的成果。

但就在她打算這麼做的時候,一個意想不到的巨大船錨突然從上空向她丟來…

「普通人要是在這大海上分心的話,可是會被擊沉的喔。」

因巨大船錨砸中船身所產生的巨大聲響,以及砸中船身時夾帶的大量煙霧,這樣的場面在村紗的眼裡不禁露出了得意的微笑。

「幻想鄉的巫女實力也只有這樣而已啊。」

就在她以為真的是這樣的時候…

「唔噗!」

面對突如其來的這一腳,將村紗的臉連帶身體都被踢飛至甲板後方的船長室,而且還把船長室的門給撞壞了。

「膽子可真不小啊妳…」

受到靈夢一腳踢擊的村紗,才剛勉為其難地站起身來,卻看到靈夢若無其事地站在她對面。

「不可能!明明已經打中了,怎麼還會安然無恙?」

其實對於長年專門退治妖怪的靈夢來說,其實沒有什麼不可能的,要不是在千分毫秒之間緊急使用了快速移動,恐怕現在的她早已滿身瘡痍了。

雖說是及時躲開了,但對於這次的符卡攻擊也不是完全倖免。

由於此次的攻擊,靈夢的左臉頰首次被劃出兩道新的傷痕,同時她左手穿戴的巫女袖,也已被撕成兩半而脫落。

「難得會搞到我半邊的袖子不能穿了…」靈夢看著自己的左手臂,感嘆不已。

「真、真是可惜啊,居然沒打中…」
「是啊,對妳來說,真的是很可惜呢。」

靈夢話才剛說完,突然就從村紗的眼前消失不見了,隨後村紗驚覺到,她的兩肩,正悄悄地被靈夢的兩手搭上…

「對於被妳打爛掉的袖子,我想該是要用妳的P點來支付了。」

村紗還來不及做出防禦姿態,便被站在她後方的靈夢來了一記最為強勁的──「天霸風神腳」。

這一踢也沒有踢得很遠,頂多只是把村紗踢至了飛空艇的船頭前,背部挨了一腳的村紗不斷猛咳,但此時靈夢的攻擊還沒完,只見靈夢再度使用了快速移動來到她的面前,然後打算一腳再度猛踹下去…

在靈夢朝她身體踢下去的那瞬間,村紗及時識破了她的動作並幸運地躲過了二度被踢擊的傷害。

「真是不錯的踢擊啊…」
「面對妖怪實力本來就是要很強,而妖怪本來就該束手就擒。」

「我明明又沒做什麼壞事…」
「是嗎?妳幫助似鳥協助孢子量產計畫,還敢說這個不是壞事?」

「這一切都是為了幻想鄉的和平。」
「聽妳在鬼扯,要是有妖怪在幻想鄉作亂,而且作亂理由跟妳一樣,說什麼帶給幻想鄉和平的話,那這裡的任何妖魔鬼怪都可以大搞異變啦。」

靈夢越說說氣,遇到妖怪暗地裡搞異變也就算了,居然還可以光明正大地替自己找理由搪塞。

難得對上這麼厲害的巫女,村紗心想,對戰途中就算舉白旗投降好了,但對於身為妖怪退治專家的巫女,有可能會因為自己投降而放過一馬嗎?

以目前的狀況,想也知道完全不可能,加上既然是自己主動向靈夢遞出挑戰書,想當然爾就要一個人自己堅持戰下去…直到倒下去為止。

「我不得不承認妳的確真的很強,博麗的鬼巫女。」
「那又怎樣?」

「沒什麼,我只能說碰到像妳擁有如此實力的人,早知道一開始就拿出真本事來的。」

說著,村紗又再度拿出第二張淺藍色的符卡,只是符卡上面的圖案比上一張還要略微不同。

靈夢心想,搞不好這張又是比剛才還要強上好幾倍的符卡…

「接下來呢…第二次的考驗,妳能保證不會被擊沉嗎?」


【湊符‧幽靈船永久停泊】


在村紗的符卡宣告完成後,位在浮游艇的上空居然出現了數十個不知從哪出現的巨型船錨。

由於這些船錨數量實在太過龐大,如今個性向來一貫沉穩的靈夢,在面對這些所謂的「船錨飛彈」前,臉色不禁變得有些凝重。

「嚇到了沒?我只能說妳注定要掉入這淌充滿詛咒的惡水裡面了!」

引用

留言


發表留言